又是一年隆冬,臘月初九,天上飄散下鵝毛般的雪花。

一行人停在了乾清宮宮外,玄天從攆轎上下去,周圍的宮女內侍紛紛跪下行禮,卻被他勒令不許發出聲響。

他走進內殿,將黑色的披風丟給一旁的宮女,輕聲問:「朕去上早朝這段時間,皇后怎麼樣了?」

「回皇上,」宮女垂首輕聲道:「皇后娘娘還未醒呢。」

玄天點了點頭,在火盆邊烤了烤火,驅散走自己身上的涼意,之後他才掀開帘子走進了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