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城,陸家宅院。

「噗嗤!」

一道細微的聲音,從一座破落的別院房間內傳了出來。

房間中,一名青衣少年,有些愣神看着眼前擺放着的一個透明玉器。確切的說,少年不是在看玉器,而是在看玉器內的液體。此時,一股帶着刺激氣味的白煙,正緩緩的從液體上擴散開來。

少年叫陸塵,是陸家嫡系子弟。

「又失敗了啊!」

「呵呵,還是無法晉升到中級藥劑師。」陸塵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苦笑,他微微搖頭,輕聲說道。

陸塵是一名初級藥劑師,早在八年前,陸塵就成功煉製出初級藥劑,成為一名初級藥劑師。這八年來陸塵一直努力提升自己的煉藥技巧,想要晉升為中級藥劑師,但到如今都沒有能成功。

這並不是說陸塵在煉藥上沒有天賦,而是……他是無屬性體質!

在騰龍大陸上,無屬性體質的人,其實就是普通人。普通人,無法踏上修煉這條路,也就不能成為強大的修煉者。

而一般來說,成為一名藥劑師的基礎之一,就是自身必須是修煉者。陸塵能以無屬性的體質成為初級藥劑師,這已經算是一個意外了。如果陸塵真的能晉升為中級藥劑師,那麼他在陸家的地位也將隨之水漲船高。

可惜,作為一名無屬性的普通人,想要成為中級藥劑師,那無異於痴人說夢,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實上,在幾年之前,就有許多人曾對陸塵勸說,讓他放棄成為中級藥劑師的夢想。因為,為了成為中級藥劑師,陸塵已經浪費了太多的草藥資源。陸塵如果不是將錢財浪費在購買煉製中級藥劑的草藥上,那他到如今積攢下來的財富也足以讓許多人眼紅了。

正因為浪費了太多的金錢,所以現在陸塵幾乎沒有任何積蓄。他的全部家當,就只有幾個金幣而已。一份淬體藥劑的材料,就需要大約一百個金幣。

「噠噠噠!」

就在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傳來。

房間中的陸塵眉毛微微一動,而後臉上浮現一抹笑容,他快速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剛巧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從院門之外走了進來。

「三爺爺!」陸塵親切的目光看着剛剛進來的灰色人影。

灰色人影正是陸塵的三爺爺陸天星,陸塵的親爺爺,陸家的長老。陸家有九位長老,陸天星只是其中之一。

「又在煉藥?」陸天星輕輕嗅了一下,隨後溫和的語氣對陸塵說道,他顯然嗅到了空氣中的藥草味道。

「嗯,煉製淬體藥劑又失敗了。」陸塵嘆息一聲,看着三爺爺無奈說道。

淬體藥劑,是一種基礎中級藥劑,若是能煉製成功,也就代表陸塵成功晉升為中級藥劑師。

「不要灰心,中級藥劑不是那麼容易煉製出來的,只要你不放棄,那就有希望,總有一天會成功的。」陸天星笑着說道,他雖然口上這樣說,但其實他心裡對於陸塵能夠煉製出淬體藥劑並沒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因為陸天星很清楚一個普通人想要煉製出中級藥劑的可能性有多低。

不過,他不會勸說陸塵放棄,哪怕陸塵一直煉製下去一直失敗下去,他也不會讓陸塵放棄。因為,相比陸塵能夠成為中級藥劑師,他更看重陸塵的那種堅韌精神,這種精神才是難能可貴的。

陸塵能夠一直嘗試煉製淬體藥劑,也是因為有陸天星的支持,若不是陸天星經常提供淬體藥劑的材料,陸塵根本沒有那麼多的錢財頻繁的購買那麼多的材料。

「我一定會努力的,三爺爺!」陸塵堅毅的眼神看着陸天星。

「嗯!」陸天星點頭,突然話鋒一轉沉聲說道,「我與大長老商議了,他答應在成年大會上幫你說話,有大長老幫忙,你應該能繼續留在家族內。」

「大長老願意幫我?」陸塵眼神一動,驚喜的看着陸天星。

陸塵今年已經十六歲了,今年家族舉行的成年大會,陸塵也必須參加。成年大會結束,陸塵就是成年人了。

而按照陸家的規矩,家族子弟,無論是嫡系還是旁系,在成年後,只要是無屬性體質不能修煉的,都必須離開家族。這些無屬性的家族子弟,一般會被派到偏遠的屬於家族產業的地方,繼續為家族效力。

被派出去的家族子弟,這一生也就沒有什麼希望了,幾乎不可能再有回到家族的機會。正因為如此,沒有任何一名家族子弟願意離開家族大院去那些地方任職。

原本陸塵這個無屬性的普通家族成員是沒有任何機會留在家族大院的,但是因為陸塵是初級藥劑師,再加上有三爺爺這個家族長老在,所以陸塵才有一絲希望繼續留在家族內。現在加上大爺爺也願意幫陸塵說話,那陸塵成年後留在家族的機會就會增添許多。

當然,如果陸塵能在成年大會之前晉升為中級藥劑師,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一名中級藥劑師,對於陸家這樣的家族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整個陸家內,也就只有三名中級藥劑師和一名高級藥劑師。

可以說,陸塵若是中級藥劑師的話,他就算主動提出離開家族,家族恐怕都不會同意。當然了,距離今年的成年大會也只剩下半年時間了,陸塵想要在半年時間內晉升中級藥劑師,那成功的幾率完全可以忽略掉。

「對,大長老昨日與我談過,在成年大會上,他答應幫你說話。」陸天星笑着點點頭看着陸塵。

「三爺爺,謝謝你!」陸塵看着陸天星,鄭重的道,雖然陸天星沒有說太多詳細的情況,但是陸塵也很清楚陸天星為了請大長老幫忙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若是沒有足夠的好處,大長老那個人是不可能幫陸塵的。

「跟爺爺還客氣嗎?」陸天星笑着擺擺手隨意說道。

……

次日,陸家藏寶閣。

「咦?這不是陸塵嗎?」一道有些尖利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陸塵目光微微一凝,看向前方。

發出聲音的,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少年,這名少年的名字叫陸彥,他是大長老的嫡孫。與陸塵不同,陸彥在陸家的地位遠不是陸塵可比,因為陸彥今年同樣十六歲,但他已經是淬體後期境界的修煉者。

十六歲,就踏入淬體後期境界,這在整個青風城內,都算是一流的天賦了。

武道一途,先有煉骨,煉骨之後才是淬體,淬體之後便是洗髓。洗髓後,那就是令人敬畏的先天強者。在整個青風城,先天境界的修煉者都算是真正的強者。在整個陸家,也沒有多少個先天強者,而陸家在青風城,乃是三大家族之一。

十六歲就能踏入淬體後期境界,將來很有可能成為先天強者,家族對於陸彥這樣優秀的子弟,怎麼可能不重點培養?更何況陸彥還是家族大長老的嫡孫。

「陸塵,你來藏寶閣做什麼?」

「哈哈,藏寶閣是你這廢物能來的地方嗎?連煉骨境界都無法踏入的廢物,也來藏寶閣?」陸彥身邊的兩名陸家子弟,也陰陽怪氣的譏諷陸塵。

陸彥與陸塵的關係一直很差,因為陸彥的父親,曾被陸塵的父親陸一州打傷過,所以陸彥一直對陸塵懷恨在心。若不是陸塵的爺爺是家族三長老,陸彥可能早就對陸塵出手了。

「我來這裡與你們沒有關係!」陸塵看着眼前的三人,皺了皺眉,隨後說道。

「嘿嘿,與我們沒有關係?陸塵,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難道你不知道家族藏寶閣是什麼地方?你來藏寶閣,得到家主允許了嗎?」

「陸塵,你也別怪我說話難聽,說實話,你就是一個無屬性的廢物,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走上修煉道路,一輩子都不可能踏入煉骨境界!你還不服氣?嘿嘿,要不你現在運轉內力,你若是你踏入煉骨境界了,我保證不攔着你進入藏寶閣!」陸彥語氣刻薄的說道。

其實陸塵來藏寶閣並不是要看什麼武道典籍,他只是想看一看煉藥典籍,雖然知道半年時間自己不太可能晉升為中級藥劑師,但陸塵也絕對不會輕易放棄。陸塵,想從那些煉藥前輩留下的典籍中,尋找一些煉藥的靈感,沒先到在藏寶閣之前,正好碰到了陸彥等人,還被對方給攔了下來。

「陸彥,現在我是不如你,但是將來我未必不能超過你,現在你得意,等我超過你的那一天,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陸塵看着陸彥,嘴角微微揚起。

雖然陸塵不能修煉,至今連煉骨境界都無法踏入,可陸塵從來沒有自怨自艾。不能在武道上有突破,那就在煉藥上提升。先努力成為中級藥劑師,以後再成為高級藥劑師,到時候整個家族的成員都得看自己臉色,哪怕自己連煉骨境界都無法踏入。

「哈哈哈,笑死我了,見過不少自以為是的傢伙,但是像陸塵你這種不要臉皮的,也真是少見啊!」陸彥肆無忌憚大笑起來,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不過在他的笑容之下,那目光之中卻隱藏着一絲陰毒。其實此時陸彥心中惱怒的很,他惱怒的原因,正是陸塵那種淡然好像無論如何都壓不服的態度。

「陸塵,趕緊給老子滾,不然別怪老子不客氣!」陸彥陰沉的聲音說道,他是真的想動手打陸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