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正是草長鶯飛,拂堤揚柳醉春煙的時候。

木章縣縣衙最簡陋的房舍中,丫鬟小桃掂了掂手中錦袋的份量,臉現驚色,她不過十三歲,剛剛長開的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小姐,這可是你攢了好幾年的銀子啊!」小桃緊緊抓着手中的錦袋,呆愣的看着眼前年僅六歲的小姑娘,這可不是小姐平日的作風,這些銀子,她看得比命還重。

李妙音眨了眨那黑白分明的鳳眸,笑道:「桃姐姐,我信得過你,也信得過你爹爹,拿着這些銀子,讓你爹爹將南街的回春堂賃下。」

小桃雖然略有吃驚,但很快便鎮定下來,李妙音年紀雖小,卻向來說一不二,在外人面前,她就像普通的六歲孩童,並沒什麼特別,可唯有在她小桃面前,才會收起那些假天真。

若由爹爹出面將回春堂賃下,那麼,掌柜的位子。她看了李妙音一眼,見她笑意盈然,朝着她微微點頭,主僕二人相處多年,心意相通,自然明白這點頭的意思,當下雙目便發熱,盈淚欲落,小姐知她家難處,父親體弱,母親多病,做不得田間重活,又沒有本錢做買賣,僅靠着她微薄的月錢生活,苦不堪言。

李妙音起身,淺粉色暗紋梅花小襖攏着她那嬌小的身子,越發顯得精靈可愛,偏生臉上儘是些大人才該有的表情,配着她那沒長開的蘋果小臉,甭提多滑稽,不待李妙音出言輕慰,小桃見她這模樣,撲哧一聲便笑開了。

李妙音橫了她一眼,佯怒道:「壞桃子,還不去幫本小姐辦事?」

小桃忍住笑,朝着李妙音福了福身:「是,小的這就去」說罷將錦袋塞入懷中,笑嘻嘻的奪門而出。

李妙音微微搖頭,看着銅鏡中可愛玲瓏的小姑娘,嘆道:「小妙音,可否快點長大?」

她是李家二小姐,縣令李成繼的元配嫡女,李妙音,她來自現世。

小桃剛走,一位穿着翠色小襖的丫鬟走進了李妙音的陋舍。

「二小姐,老爺請您去前廳。」丫鬟揚着水靈的眸子,肆意的掃視着李妙音的居所,臉上露出輕蔑的神色,堂堂小姐,竟然住着連下人房都不如的屋子,瞧她身上的衣裳,正是大小姐穿膩的舊衫。

李妙音對小翠無半分好感,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楊素雲那樣的女人,能教出什麼貨色?

李妙音別開雙目,不去瞧那張令人生厭的嘴臉,淡聲問道:「爹爹可有說什麼事?」

小翠臉上略有不耐,卻又極力壓下去,今日不同往時:「莫三爺來了,老爺說。」不待小翠說完,李妙音的身子便衝出了房間,朝着前廳狂奔而去。

只恨胳膊腿都太短,沒法子跑太快,三舅舅可有好些日子沒來了,正巧私房錢一分不剩,三舅舅這可是雪中送碳吶。

正廳中,莫家三公子莫白澤,正靜坐於前廳客位,手邊的茶盞尚有餘溫,一襲寶藍色暗紋錦緞窄腰長襖,配上那張俊俏公子臉,真真是富貴逼人,他嘴角含笑,神色淡淡,掃了坐於對面的楊素雲母女一眼,又轉頭看向廳門處,暗道那小小的身影,是否長高了些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