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眼睛笑的幾乎看不見了,想必他心裡一定得意極了,不用得罪皇上,不用得罪王爺,想着這兩日白白髮愁了,哀怨看了眼郭玉琪又收回目光,心想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郭子琪緩緩走近丞相大人,伸手輕扯着丞相大人的衣袖晃着,嬌弱的開口道,「爹爹,姐姐醒了真是太好了,我這兩天每天都來陪姐姐說會話,雖然她沒醒可我知道她聽得見的,但我還是希望她平安醒來,這樣我們就能一起出嫁了,您不是一直希望我們能找個好人家嫁了嗎,現在如願了吧!」說完嬌羞的看着丞相大人,希望得到他的讚賞。

丞相大人看着郭子琪這般懂事微笑點點頭,說道:「你這般懂事真是沒有白疼你。」抬手摸了摸郭子琪的頭。

看向郭玉琪又道,「琪兒要向妹妹學學了,你這丫頭在家裡任性一點沒關係,嫁了人可不能在隨心所欲了。」

林月華溫柔看着丞相大人也說:「琪兒不會那麼不懂事的,以後她們姐妹在外會相互扶持的。」丞相大人滿意的點點頭。

琳兒擔心的看望着郭玉琪,實在不是她說話的場合,她只能心裡祈禱小姐不要太傷心才好啊!

然而郭玉琪只刻只想笑,諷刺的笑。

心裡真是為原主感到不值啊,從小沒有母親的疼愛,一直希望父親能看見她,努力做到父親想要的模樣,可想要一點點他對她的父愛,看來還真是奢侈啊!

她搖搖頭甩掉那些想法,平靜冷漠的說道,「父親大人請回吧,三天後如你算願。」

既然他們連表面的和平都不願維持,她又何必陪着他們惺惺作態?

此刻煩的郭玉琪想罵人,瞬間心裡已經有一萬匹草泥馬跑過。

她想既然沒死。

重新活一回能不受委屈她還是不會受委屈的,既然這個家容不下她,她走就是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嗎。

林月華聽郭玉琪說這話面上終有了點喜色,她想這次郭玉琪頂撞老爺可是有看頭了!

果不其然郭玉琪話落就看丞相大人的臉陰沉了下來,他憤怒的地說:「你在跟誰講話,誰給你的膽子?

我從小就是這麼教育你的?孽障!」

說完臉都氣的青紫,要不是三天後要把她嫁出去,他定要罰她跪三天三夜的祠堂不可。

林月華看着差不多了就面帶憂愁的上去輕撫丞相大人的後背道,「老爺別動氣,你的身子不好可不能氣壞了啊!」

林月華心裡卻是高興的,每次她費勁心思陰郭玉琪都被她避重就輕的躲過,這次她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不給丞相台階下,丞相怎麼忍得了。

郭子琪嘴角遮不住的笑意,就是要看郭玉琪出糗她才高興,誰讓從小她就什麼都不如她,就是要把她時時刻刻都踩在腳下,她做到了。

這不她就成功從郭玉琪手裡搶過進去皇宮的機會了。

郭玉琪她只能嫁給王爺,她要成為皇上的妃子了而她郭玉琪只能當個王妃而已。

心裡真是說不出的得意,挑釁的看着郭玉琪。

郭玉琪懶得在跟她們說話,連敷衍都不願意,直接躺下蓋上被子睡覺,她得養精蓄銳想辦法逃啊!

她可不想嫁給什麼皇上什麼王爺的,笑話,她可是珍惜生命的人,嫁過去豈不是要小心翼翼的生活了,切!她一定要跑!

何況她也不想這麼早嫁人,又不是現代社會那麼民主,她可知道古代的已婚婦女生活可不是那麼好過的!

想想都覺得可怕呀!

丞相大人的臉色已經鐵青了,他一氣之下佛袖而去,沒有在看屋內的人一眼。

林月華看了眼郭子琪倆人相視一笑,心裡明了目的已經達到,轉身瞪了郭玉琪一眼就相繼離開了。

等到腳步聲漸漸遠去,郭玉琪從被子裡探頭出來衝着琳兒「嘿嘿」傻笑了笑。

本來正準備安慰她家小姐的琳兒風中凌亂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奇怪的看着郭玉琪,覺得小姐醒來以後變得不一樣了那。

恩,似乎變得內心好強大啊,竟然看着丞相大人對郭子琪那麼寵愛,還是當着她家小姐的面,她家小姐竟然沒反應,是她看多錯了嗎?

揉揉眼看她家小姐還是心情不錯的樣子。

郭玉琪心裡反應過來,琳兒肯定是想她跟以前的郭玉琪怎麼不一樣?

但她也不會告訴琳兒實話的,怕琳兒被她的話嚇死就沒人跟說話了,穿越過來也沒個朋友多孤單啊!看來逃跑計劃里還得帶上這個琳兒解悶啊。

「咕嚕!咕嚕!」兩個人同時回神,郭玉琪笑着說,「快拿點吃的來吧,你家小姐我要餓死了快。」

琳兒馬上忘記了剛才的想法,管它那!只要小姐平安無事就好了,改變下性格也未嘗不是件好事那,免得受傷害的只有自己。

琳兒忙說道,「小姐你等等我馬上去給你端上來,之前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醒來怕你餓,就在小廚房一直熱着吃食!」她說完轉身就出去了。

郭玉琪坐在床上望着琳兒的背影,眼裡有些許晶瑩的水花,可是她忍住向上看,眨眨眼將它逼回去,因為不習慣有人溫暖她有一點感動。

前世活到了二十五歲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雖然有家人,但是從沒人關心過她喜怒哀樂,唯一她在乎的爸爸也是個神經大條的男人,要不然也不會那麼多年沒發現她在家裡處處受氣。

導致她後來有能力以後很少回家了,她從來不說擔心爸爸夾在中間難做人,但在心底還是希望有人愛她的,不需要理由的愛。

後來慢慢到習慣,麻木,也就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內心的柔軟連自己都不會回頭去看一看。她不想被別人可憐,也不想自己可憐自己。

琳兒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郭玉琪收回思緒,看着琳兒美滋滋地將手裡的吃食放在床邊的桌子上轉過頭道,「小姐兩天沒吃東西先喝點粥墊墊,一會在吃可不能一次吃太多。」說完還端着碗過來要餵郭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