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頭有些迷糊,剛想抬手揉揉就見近處無法忽視的,一雙圓目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郭玉琪本能反應一掌把那人打的飛了出去!

但她躺的時間有些久,力氣沒那麼大,只見那人「啊」的一聲應聲倒地,但似乎她還很高興,爬來跌跌撞撞地走向她,嘴裡還語無倫次說着:「小姐!小姐!你終於醒了!」

一邊說,一邊哭,還不忘指着外面,委屈的又說,「老爺夫人說你不會再醒了,不會再來看你了,就連大夫都讓他們回去,不用再來了,夫人說你……說你……不行了再通知她們。」

說到最後她自己說的都聽不太真切,實是太激動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好像受委曲的是她一樣。

郭玉琪懵逼的看着床前手舞足蹈的人兒,覺自己的腦子完全不夠用了,什麼情況?

她不是被汽車撞飛了嗎?

她不是看着自己被推進手術室嗎?

她不是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等死嗎?

她這是死了還是做夢?眼前這人穿的粉紅色的在電視裡才能看見的標準的丫鬟的裝束。

她心裡疑問臉上卻是面無表情,就像看傻子一樣,看着床邊企圖還想拉她手的琳兒。

她拍拍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睜眼開眼見琳兒還在那自顧自地說着!並沒有向她想的那樣消失不見,郭玉琪實在受不了了!

用盡力氣喊到:「閉嘴!」琳兒見她說話了,又是一頓哭。

郭玉琪又道:「閉嘴!」這次琳兒不說話了,傻愣愣地看着她。

她竟然沒死?

心裡想着,然後不知道哪裡跑出來了好多不是她的回憶,一個也叫郭玉琪的女孩在她腦子裡慢慢浮現,從小到大的她好像並不是讓人喜歡的人。

她的父親身為大周國的丞相大人,位高權重。

母親在她幼時「病重」去世。

姨母?呵呵!也就現在的繼母!成了代替她母親的人,一個「溫柔大方,美麗善良」的丞相夫人!

而且原主還有個美麗的『蓮花妹妹』。

腦中又出現了她『乖妹妹』的片段。

心裡想着,嘴裡跟着就說了出來,「真是重生也不能換換玩法啊。」因為現在代家庭的她家庭構造也差不多是這樣,只是她又多了個弟弟和兩個舅舅而已。

琳兒沒聽清,就問,「小姐你在說什麼呢?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我去給你叫大夫!」說着手已經牽起了郭玉琪的手。

郭玉琪這才抬眼看了看眼前人,想起她是跟着她一起長大的『姐妹』眼底才有了些許溫度。

看着琳兒着急的模樣,她道,「我沒事就是躺久了,人有些虛弱罷了。」琳兒看着她家小姐還算正常,「恩」的一聲才把心放到肚子裡。

還不等她們說着些別的,突然門就被打開了,準確的說是踹,「咣當」一聲,想無視都難。

她倆相互看了眼,心想來的真是時候,是想看她死了沒有嗎?呵!要讓她們失望了吧。

眨眼見來人浩浩蕩蕩的已到眼前,跟着六個小丫鬟站在低着頭站在兩邊,還有四名小斯也站在兩邊低頭站好。

前面兩個主子竟然有中不敢置信眼神望着郭玉琪,郭玉琪諷刺的朝她們笑笑說到:「讓你們失望了吧,沒辦法,誰叫你們下手不夠狠那?」微眯着眼斜倚靠在床頭望着對面站着的『好繼母,好妹妹』。

誰讓她才醒來有些虛,要不然可不會對她們這樣客氣了,想着她們對原主做的事,還把原主害死了,真的是夠槍斃十分鐘了。

但是她沒力氣,琳兒卻看不下去了,她上前擋在郭玉琪身前張嘴就道:「夫人二小姐的消息還真是靈通啊,我家小姐方才醒來,您就迫不及待的來了,還真是得謝謝您為我家小姐擔心!」

話落就聽見「啪」的一聲響,郭子琪已經衝過來打了琳兒一巴掌。

琳兒被這一巴掌大的嘴角滲出血絲,轉過頭來憤憤的瞪着郭子琪道:「二小姐打奴婢是因為奴婢哪裡說的不對了?」

郭子琪溫柔的笑笑,就像剛才打人的不是她一般,溫聲細語的道:「打你個奴婢還要理由?真是笑話。」

轉頭對林月華笑得甜甜說道,「您說是吧娘?」

林月華寵溺的衝着她笑沒言語,而是轉過頭對着郭玉琪道:「琪兒醒了真是好事,要趕緊跟老爺說呀!

老爺為了你的『事』真的是茶飯不思呀!」說完嘴角若有若無的往上揚了揚。

郭玉琪微仰着頭看着她,聽着她違心的話語,也是噁心的想吐,只是胃裡沒東西可吐了。

剛才郭子琪打琳兒時她就想起身反擊了,奈何她現在這個身體呀!她都無力吐槽了!

既然沒力氣起身也要想着震懾一下她們母女倆,笑語嫣然的說:「二娘,先不說妹妹在我面前打我的人,給我難堪。」

停頓一下抬眸繼續說:「你們是認定我會一直隨你們欺負不還手嗎?

難道你們嫌害我害的還不夠,是想着我真的不敢告訴父親大人嗎?嗯?」

一番話說完眼底眼底已沒了溫度,劍一般的眸子射着眼前這兩人。仿佛要射死她們一般。

她叫林月華二娘也是故意氣她的,知道林月華最在意丞相夫人的身份,恨別人接她的短,郭玉琪就偏偏讓她如鯁在喉。

林月華氣息有些不穩,想着郭玉琪成心擊她就範,深吸一口氣只是眸光閃了閃即恢復平靜,心裡安慰自己別被這小丫頭片子騙了去,她怎麼可能會知道?可能被自己安慰到了她心下稍安。

可是郭子琪就深不住氣了,手指輕微顫抖着郭玉琪道「姐姐不要胡言亂語,栽贓陷害,待我告訴爹爹,有你好果子吃!哼!」

說完心虛的看了看眼了林月華,林月華看着她搖搖頭,示意她多說多錯。

門外傳來腳步聲,不用想也知道是丞相大人了。

進門後站定看見郭玉琪,眸光瞬間亮了些激動的說:「琪兒醒了,醒的真是時候。」

說完又覺得話說的太直白,又道:「琪兒可是讓我們好些擔憂啊,既然醒了就養好身子,三日後還能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