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峰!你知道這麼做,後果是什麼嗎!私自攜帶武器越入他國國境,戰場抗命,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砰!

老將軍一掌拍下來,那高檔的紅木辦公桌,狠狠震動了一下。

年輕人沉默了半晌,開口道:「我必須帶回石頭。」

老將軍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看着李雲峰,道:「你是戰狼的隊長,也是國家培養出來最優秀的兵王,石頭當時必定要犧牲,你為了搶一具屍體回來,冒着槍林彈雨,還斷送了自己的前程,你覺得這麼做值得嗎!」

李雲峰眼眶濕潤,眼神堅定,道:「不拋棄任何一個兄弟,是我在國旗下的誓言。」

石頭是李雲峰的好兄弟,一起進的戰狼,一起拋頭顱灑熱血,同甘共苦。

一次任務中,李雲峰冒死從毒梟手裡,把石頭給救下來,那時候石頭就認定了他這個大哥,簡直成了李雲峰的跟班,隨時都將這條命是李雲峰幫自己撿回來的,掛在嘴邊。

作戰前夜,石頭開玩笑的說,如果自己死了,希望李雲峰把他的骨灰帶回故鄉安葬,沒成想一語成讖。

「我有個請求,希望能幫石頭安葬之後,再回來受審!」

老將軍看着李雲峰,神色十分的複雜,最終背着手,緩緩的嘆了口氣,打開抽屜,將一份文件,拿了出來,淡淡道:「這是組織給你下的結論,你自己念吧。」

李雲峰拿起了文件,捏着拳頭,開口念道:「李雲峰,身為華夏某特種部門指揮員,目無軍紀,私自行動,險些造成不可估量之損失,不過念起功勳卓著,經過上層一致決定,剝奪其八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抹去所在部隊一切資料,以普通士兵身份退伍,不得申訴……」

年輕人的眼淚,再也噙不住了,一臉肅然的看向老將軍,敬了個禮。

戰狼部隊是華夏最神秘的部隊之一,紀律比鐵還鐵,比鋼還鋼,李雲峰知道,自己這次戰場抗命,已經犯了不可饒恕的罪名,居然只是剝奪功勳,沒有受到其他懲罰,一定是老將軍不予餘力的幫忙,才爭取到了這個結果。

李雲峰甚至,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老將軍看着李雲峰,嘆了口氣,上前為他整了整衣領,用左手拍拍他的肩膀,道:「雲峰,你十五歲就跟着我,算一算已經七年了,如今我還是沒能矯正你那倔脾氣,這次的事情,說起來也有我的過錯。」

李雲峰斜眼看到了老將軍一直裝在口袋裡的右手義肢,單膝跪在了地上,閉着雙眼,回想起曾經年少危難之中,老將軍不顧一切將自己救下的情形,流着淚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您的恩情!」

老將軍背過手去,道:「雖然你以後不再是戰狼的人,甚至不再是軍人,但不過我還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你願不願意接受?」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李雲峰抬起頭,眼神堅定的道。

老將軍擺了擺手,扶着自己的義肢,道:「赴湯蹈火倒是不用,你只需要答應我,離開之後,先去江城的的金陵集團工作一年,磨礪磨礪性子,一年之後,你便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也算是報答我對你的恩,對你的情。」

李雲峰看着老將軍,想都沒想,便哽咽的道:「老頭子,我答應你!」

「詳細的情況,送你離開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現在去和營房裡的兄弟道個別吧,他們可都再等着你呢,一個個哭得稀里嘩啦,真不知道你這混小子哪裡來的魅力……」老將軍一邊說,一邊搖了搖頭,雖然略帶笑意,可這語氣也頗有些傷感的味道。

……

江城,七月如火,就算是到了晚上,空氣里也透着一絲絲悶熱,惹得人昏昏欲睡。

「九百九十六、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

李雲峰正在出租屋裡做着俯臥撐,在部隊的時候,每天都嫌這訓練的生活枯燥乏味,可轉眼離開快一個月了,倒是一天不動動,都睡得不安生。

他離開戰狼,便趕到了華南的一個小村,將石頭的骨灰,帶到了他的家鄉,留下了三千塊生活費後,就將其餘的錢,連同石頭的撫恤金,一起交給了他的家人。

如同其他戰狼的所有隊員一樣,石頭這些年在哪兒?在做什麼?他的家人和鄉親都一無所知。

甚至不少人還埋怨他,已經好多年沒回家了,怕是發了財,忘了父母鄉土的養育之恩。

直到李雲峰帶着那保密部隊的烈士證明文件到了村里,他的家人才恍然大悟,哭得稀里嘩啦。

父老鄉親,也終於理解了緣由,萬分悲痛惋惜中,多了那麼一絲自豪。

村里當過紅軍的老支書,為石頭主持了追悼會。

李雲峰在那小村呆了半個月,按照石頭家鄉的習俗,處理完了他的身後事,才動身前往江城,完成自己的許諾。

老將軍告訴李雲峰,他需得憑藉自己的本事,進入金陵集團工作一年,暗中保護和幫助這集團的董事長和總裁。

可來了之後,打聽才知道,這金陵集團在江城乃是個赫赫有名的企業,專門做女人的服飾和化妝品等生意,裡面幾乎所有員工,也全都是女人。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李雲峰實地去看了看,瞧見了金陵集團時招收男性保安的公告,當下也沒猶豫,立刻就填表報了名。

估摸着,這地方也只有保安的工作,適合自己了。

七年沒有在這花花世界行走,李雲峰早就按耐不住寂寞了,可是既然已經答應了老將軍,就得說到做到,更何況現在自己既沒錢,也沒落腳的地方,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先在這金陵集團混個一年再說。

他站了起來,走進狹小的衛生間,準備洗澡休息,也好養足精神,明天去面試。

可剛一打開花灑,似乎是聽到,隔壁有什麼聲音傳了過來。

李雲峰的腦海中,立刻浮現了那面容姣好,身材火辣,一雙長腿總是包裹着黑色絲襪,帶着點兒成熟韻味的美女鄰居來。

說來也巧,她是跟自己一天搬進這齣租屋的,見過兩次之後就忘不了了,這女人怎麼都有八分,算得上個極品。

「救命……救命……別過來,你們別過來……」

李雲峰關掉花灑,聽着這聲音,怔了一下,這女人遇到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