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安達保安公司派過來的保鏢?」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這個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輕男人皺着眉頭問道。

「是的」這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六七歲模樣的男人點點說道。

「你們保安公司有沒有告訴你應該要怎麼做?」李先元繼續問道。

「保護僱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如果存在必要的話,要為僱主擋子彈」男人依舊是淡淡地語氣,臉上沒有太多其它的表情,好像擋子彈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平常一樣。

「好,我看過你們保安公司給我的關於你的資料,你是部隊的退伍軍人,你的身手怎麼樣?如果你只是個花架子那我可不要」李先元繼續問着。

「李總大可找人來試一試,不過在試之前我要先問一問李總,假如我的身手讓你滿意,你打算給我多少錢一個月?」男人盯着李先元問道。

「這個應該是我與你們保安公司談的事情,難道你們保安公司沒跟你說嗎?」李先元皺着眉頭問着。

「對不起,我剛到保安公司上班不久,對於這類特殊任務的規矩還不是很清楚。按照保安公司給我的價格是八千元一個月,我覺得太低,我想李總給保安公司的價格也絕對不止八千元一個月這麼簡單,所以,我不希望這筆錢被保安公司拿走。還是那句話,如果我的身手能夠讓李總你滿意,我希望李總能夠把給保安公司的那筆錢給我,我和你們公司單獨簽訂協議」男人淡淡地說道。

「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不過也要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說。」李先元說完之後,便拿起桌子上的電話說道:「是安保科嗎?帶你們科里兩個最能打的人到頂樓上去」。

「李總,你可以叫上五個」男人插話道。

李先元看了看男人,有些疑惑,隨後又加了一句:「多叫幾個吧,馬上上去」。

「我們公司的保安雖然不是正經保安公司請來的人,但是個個也都是精壯的小伙子,我希望你不要盲目的自信」李先元非常不滿意這個男人有些目中無人的態度。

「那是我的事情,要是打不過我自己走人就是」男人淡淡地道。

「哼,我倒是真希望你的本事如你的自信一樣那麼強大,走,我親自帶你過去」李先元說着率先走出了辦公室,他的秘書連忙跟上。

男人冷冷地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坐電梯來到頂樓,然後爬樓梯來到了樓頂上的天坪上,那裡已經有五六個穿着保安服拿着傳呼機的男人站在那裡等着,正如李先元說的那樣,一個個都是牛高馬大身體健壯的小伙子。

「李總,我把在當班的六個人全部都叫了過來了,你看看有什麼吩咐?」當先一個穿西裝的男人見到李先元後連忙跑過來卑躬屈膝地說道。

「沒有其它的事情,我這裡來了位朋友,他說他一個人可以打倒你們五個人,我不信,所以叫你們過來比試比試」李先元冷哼了一聲說道。

「這麼大的口氣?李總,我們公司請的保安雖然不是正經的保安公司培訓出來的,但是也都是很強壯,而且,我每天都有要求他們做體能訓練,身手絕對不弱」那保安科科長很是氣憤地說着。

「別那麼多廢話了,你們六個一起上吧」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煩了,直接說道。

男人這麼一說,那幾個保安當場就不幹了,一個個說着就準備動手。

「這次只是做個比試,不是真的打架,不要弄個你死我活,差不多就行了,注意輕重,別弄出人命來,開始吧」李先元再次瞪了男人一樣,然後說道。

那幾個保安一聽,一個個摩拳擦掌的,就開始走過來把年輕男人圍住。

年輕男人看了看,再次發出了不屑的冷笑,說道:「你們先動手吧」。

幾個保安一見,當即就有一個朝男人沖了過去,直接就是一拳,可是結果非常意外,只見年輕男人直接伸出一隻手抓住了這個保安揮過來的拳頭,緊緊握住,保安只感覺自己手就像是被機器給夾住了一樣,絲毫動彈不了,這時其它幾個保安也沖了過來。男人見狀直接一腳踢開面前的這個保安,然後不退反進,朝着幾個衝過來的保安沖了過去。一切都是在電石火光當中,前後估計只用幾秒鐘,只見六個保安全都躺在了地上呻 吟着,沒有一個站的起來的。

「李總,你還滿意嗎?」男人一邊朝李先元走來一邊問道。

看到了男人這恐怖的武力和那種魔王般的氣勢,李先元忍不住有些恐怖,見到男人朝自己走來情不自禁地後退了幾步。

「滿意,很滿意,他們幾個沒事吧?」李先元有點結巴地問道。

「沒事,只是會有些痛罷了,擦點跌打油過兩天就沒事了,我下手有分寸」男人淡淡地說着,然後又接着說道:「既然李總滿意,那麼答應我的事情能不能兌現?」。

「好,你跟我下去。劉科長,你帶他們幾個去醫院檢查一下,有問題就住院,沒問題的話每個人發五百塊的獎金,去財務拿錢,就說我說的」李先元說完之後便帶着男人重新回到了辦公室。

「我還沒有和你們保安公司具體談價,不過肯定不止八千一個月,我對你很滿意,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不與保安公司合作直接與你單方面簽訂僱傭合同,你說說,你想要多少錢一個月?」李先元笑着問道。

「我要五十萬」男人想也沒用便直接說道。

「五十萬一個月?你沒瘋吧?」李先元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