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酒吧,是東城最火的酒吧之一,一年四季都是爆滿的狀態。

燈紅酒綠,勁爆的音樂震動一群年輕男女。手臂擺動,扭動腰肢,儘可能在傾瀉着青春的不羈。

略有不同的是,今天的冰火,來了一個美的超乎尋常的冰山女神。獨自坐在吧檯,高冷的眼神下,淺淺的眼線帶着一絲醉意的慵懶,漂亮到驚艷的俏臉蛋冷若冰霜。

她已經漂亮到在這個滿是年輕人肆意放縱的地主卻幾乎沒有什麼人敢上前搭訕的地步。

所幸,在離她不遠處的角落裡,一個端着酒杯的帥氣青年已經注意她很久了。

並不是不敢去搭訕,而是在近距離的觀察。

她就是李修然從數天前就已經開始暗中保護的目標,但對於這種絕色美女,僅僅是暗中保護,那也太沒意思了,所以,在暗中觀察了幾天之後,他決定,現在去撩她!

此刻,他站起身,理了理自已筆挺的西裝和時尚帥氣的髮型,含笑一步步走了過去。

「看你一個人很久了!」

他輕鬆自然的打了聲招呼。

以李修然這樣一米八的身高和帥氣的臉龐,以及又滿是紳士風度的禮貌打的招呼,幾乎沒有任何女孩會去拒絕。

然而眼前這個冰山女神卻僅僅慵懶的撇了她一眼,然後吐出一個字:「滾!」

「好吧,那我坐在這兒喝酒沖不影響你吧?」李修然笑了笑,「看得出來,你對我們男生似乎充滿了偏見。」

「神經病,離我遠點兒!」羅綺不耐的扭過頭,坐得離他遠了一些。

「喂,我好歹只是普通撩你一下,憑我這長相,說這翻話不算過份吧?」李修然欺身近去,一下子靠近了羅綺。「生理期的女孩兒難道脾氣都這麼火爆?」

羅綺原本還略有醉意的樣子瞬間變得警醒起來。

然而下一刻更過份的是,李修然竟然把摟住了她的肩膀。

「喂,你變態啊,再不放手我不客氣了!」羅綺臉上露出了怒意與厭惡,她最恨這種追不到就強泡的男人,天底下的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

只是相比於這個,更令她吃驚的是,眼前這傢伙怎麼知道自已現在正在生理期?

可就在這時,李修然地輕噓一聲,一努嘴,示意羅綺往自已兩腿間看。

只見那裡正有一小股鮮紅的血流順着黑絲襪流了下去。

瞬間,羅綺臉就變得通紅,臉色變得無比尷尬,她緊張的看向四周,正好發現不少人正向她這裡看過來。

李修然嘴角一笑,師父讓自已暗中保護的這個女人還真有意思,

「小哥,來杯葡萄酒!」

酒保小哥立即開了一瓶倒在杯中。

羅綺剛抬起頭,就看到李修然端着葡萄酒,沖她嘻嘻一笑,嘩啦一聲倒在了她身上。

鮮紅的酒汁順着修長的美腿流了下去,瞬間將之前的血污給蓋住了。

李修然貼身上前,輕聲在羅綺耳邊深嗅了口香氣,低聲道:「你不覺得該給我一巴掌,然後罵我神經病麼?哦對了,你真香!是那種我很喜歡的香!」

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幾乎是汗毛碰汗毛的感覺,這種感覺比直接皮膚的深度接觸還要靈敏,仿佛來自靈動。

耳邊傳來的鼻息聲讓她嬌軀本能的一縮,身體卻似乎對這種熱呼呼痒痒的感覺隱隱有種興奮感。

羅綺很清楚,這是人身體的本能,無關喜愛。就像人天生就得吃東西一樣。這中本能她雖然討厭,但卻無法控制。

只是,李修然這樣幫她,她心裡確實產生了一絲感激,低聲說了句謝謝,略一猶豫,就伸手一把推向李修然。

可手剛伸出,貼到他的胸膛,就被一把抓住了。

李修然嘻嘻一笑:「你這樣抓着我的胸可是很曖昧的,你這讓我很難做啊?要是讓大家看到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你……你快放開!」

「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放。」李修然壞笑道。手卻抓着羅綺的手緊緊的貼在了自已寬礙的胸上。

感受着手心傳來的溫度,羅綺又羞又怒,原本一張冰山般的俏臉此時羞得通紅。

「你快放,不然我不客氣了!」

「你能多不客氣儘管來,反正我又不怕人家看你抓我的胸,你是女神嘛,我又不是。」

羅綺氣得寬闊的胸懷大起大伏的,她看了看四周,似乎已經有人將注意力集中到這裡了。

「羅綺……」

她妥協了,輕聲說道。

李修然湊過她耳邊,一聲大喊:「啥?音樂太響我聽不見!」

「哎呀!」羅綺被這一嗓門震得耳朵直嗡嗡,氣憤的瞪着李修然:「臭流氓,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是沒聽見嘛!」李修然嘻嘻一笑,不過卻不再過份,而是鬆了羅綺的手,「看你心情不好才給你打個招呼,誰讓你像是母夜叉似的那麼凶?」

「你才是母夜叉!」羅綺氣得直瞪眼,更是將頭扭了過去。

可她等了一會兒,見李修然那邊一點兒聲音都沒有,不禁扭回頭來,便看到李修然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走吧,就你現在這滿身的葡萄酒,你還想在這兒喝啊?你長得醜不怕丟臉,我這麼帥可是人保持形象泡妞的。你先去衛生間洗洗,然後我送你回家吧。」

羅綺氣壞了,從小到大,還從來沒人敢說她丑呢,哪怕她明知道是調侃,可也讓她受不了。

「你才丑,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哼,我有車,不需要送!」

說着,她起身就向衛生間走去,李修然嘻嘻一笑,跟了上去:「大家說你長得漂亮,雖然我也承認你長得馬馬虎虎,但我只有說你丑你才記得住我嘛。」

「切,自作多情,誰認識你!」

羅綺說着,已經走進了衛生間。

就在這時,李修然注意到,不遠處頓時來了一小幫人,為首的是一個臉帶邪笑的青年,眉宇間隱隱有着凶戾之氣,而他身邊則有個小弟拿着手機,不停的說着什麼,一臉的興奮。

「陽少,我說的是真的,照片都是現場拍的,絕對錯不了!」

「哈哈,乾的好,如果那小妞真像你照片上的這樣,本少給你發五千塊錢獎金!她人呢?」

「我剛看到她好像跟一男的去了衛生間,喏,就是那個靠着牆的傢伙!」另一個小弟眼睛非常尖的說道。

陽少一聽,頓時大怒:「什麼?男的?去衛生間?他媽的,走,過去看看!」

說着,他帶着一幫人氣勢洶洶的向着李修然所站的位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