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秦嵐沒有走過去,林晨倒是走了過來,主動的摟住她,讓她心裡安心不少。

蕭龍則是嚴肅地說了句,「確實是朱列的感覺。」

「那林逸說的就沒錯了。」吳衛點點頭。

林逸也是捏着自己的手腕,「如果我當時發現的再早一點也不莽撞的喊出來而是偷偷讓幾位師伯去把他抓住,我們也不用這麼費力的把他的職位先削除了再開始動手清理宗門內的叛徒!」林逸說的非常激動,義憤填膺,胸膛劇烈的跳動着。

玄天拍拍對方的肩膀,「罷了,無事的,對方既然想要到父親的墓前探查,說不得就是因為我們突然來這邊祭拜,所以來探探虛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