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你沒有機會看到,大師兄的弟子林晨,年少有為,一表人才,這修仙界,在我看來,一定會發生重大的巨變,而這變動,一定與林晨有關。而且,玄天跟他為伍,一定是好處頗多的。」

「額,咳咳。」蕭龍和林晨聽到了吳衛的話,也不做聲,只當是默認。

吳衛給玄宗主的墳前到了一掊黃酒,悠悠的繼續說道「玄天這孩子還需要磨鍊,你放心,等玄天師侄達到了武神之境的時候,我就把這宗主之位傳讓與他。」

倘若不是林晨和蕭龍都不願意,倘若不是現在宗門內部暗瘡涌流,吳衛是怎麼都不會來做這個代理宗主的。他現在也是年紀大了,不太願意掌權管事,勞心勞力。他也是剛剛一路上好不容易寬慰自己,權當是給玄天做一回靶子。

那個林晨賢侄口中叫做「鬱金香」的犯罪組織想要得到潛龍天宗的力量,勢必要拿現任宗主開刀。玄天的父親在突然走之前的一段時間內也一直是不知道在忙什麼。或許就是他發現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