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也不用拿自己師兄的威勢壓我,朱列不服。不過,這防衛和刑罰長老不做也罷!」

說完,朱列一甩衣袖,不再說話,不顧場中眾人,轉身往大殿後門離去。

蕭龍不動聲色的看着離開的朱列,陷入了沉思。

林晨見朱列憤然離去,早在意料之中,也不以為意,繼續說道:「下面宣布第二個宗主令。」

眾人頓時從朱列和蕭龍等人的徹底決裂中回過神來,面面相覷,不明白林晨又要針對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