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衛越想,心裡越是輕鬆,到了自己院子,驚愕的發現院子的門竟然已經不翼而飛,心裡不由得聯想到屋裡兩人奮戰一夜的情景,偷笑不已。但又是心疼自己現在孤老無依,也不知道那傢伙到底去了哪裡,竟然一晃這麼多年都沒半點消息。

「還不進來、難道要外面的眾多弟子看着你在外面罰站不成?」屋裡,蕭龍渾厚的聲音傳到了吳衛耳朵里,吳衛頓時抖了個機靈,「是,大師兄。」

吳衛進門的時候是低垂着頭的,但是眼珠子咕嚕嚕的轉悠了兩下,偷偷掃視了一番自己房間的情景,嗯,雖然大門敞開,窗戶也都開着了,但是那種隱秘的氣味還是殘存着,自己的床鋪現在混亂的不行,似乎隱約能看見一點紅色。而蕭龍雖然衣着整齊,但是眉宇之間的那股子暢快是不能騙人的。

小師妹也是,神采飛揚,哪還有當初痴痴眷眷的惹人心疼的樣子,顯然是大師兄滋潤的很足啊。小師妹的衣衫還是昨天的一套,但是修長的脖頸原本光潔的肌膚已經是種下了許多的草莓痕跡,身子現在還軟乎乎的半癱在蕭龍的懷裡。

吳衛心裡感慨一下,這對人終於在一起了。自己心裡也落下了一塊大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