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市,民政局。

宋歸辭翻開手裡的結婚證。

持證人:宋歸辭。

姓名:莫歷深。

五分鐘前她和初次見面,至今認識沒超過兩個小時的男人領證了。

至於領證起因,宋歸辭腦海里浮現起之前的畫面。

莫氏華擎集團,總裁辦公室。

莫歷深微垂着眼眸,看着宋歸辭拿來的骨髓配型結果。

莫歷深有個兒子,生母不祥,外界都傳言是他的私生子,三個月前檢查出白血病,因此他向全國發起了骨髓配型計劃,承諾誰能夠和他兒子骨髓配型成功並願意捐獻骨髓,他給對方一個億的報酬。

於是全民投入了這場骨髓配型的熱潮當中,目標都是衝着那一個億的報酬。

唯獨宋歸辭,她是衝着他來的。

「耀華現在的情況我不用多說莫先生也知道,想來想去,只有和你結婚才能暫穩局面。」

「我知道這個要求是在趁人之危,但請莫先生放心,我需要的只是莫太太的名分,我們可以簽婚前協議,等耀華渡過危機之後我們就離婚,我不會要你一分錢,更不會傷害你的孩子。」

宋歸辭攤開誠意,將一式兩份的婚前協議遞給他。

莫厲深的視線自然下移,落到了她白皙修長的手指上,順着指尖往上走,他瞳孔猛然一縮。

只見她露出的一截手腕上有一個五角星傷疤,傷疤已經很淺了,但因她皮膚白皙,還是一眼就能看清楚。

這個傷疤竟和他夢境中的傷疤一模一樣!

莫厲深如潭水般的眼眸重新落到她臉上,明明是一張陌生的臉,卻因為那個五角星傷疤讓他覺得無比熟悉,有種『與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的感覺。

「莫先生?」他半響不接協議,宋歸辭出聲提醒。

莫厲深壓下心頭的迷霧,起身,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在宋歸辭身上籠罩了一層陰影。

「不需要婚前協議,我與宋小姐結婚,宋小姐為我兒子捐獻骨髓,這是一場公平的交易。」

於是沒有意外的,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領完了結婚證。

「最新消息,宋家飛機失事,在所有男人罹難一周後,耀華股價持續暴跌,瀕臨破產,醫藥大鱷同正集團和天仁集團都有意收購耀華,最後花落誰家,我台將持續跟蹤報道……」

對面巨大的廣告電視屏里正在播報宋家的最新動態。

收購?

宋歸辭的視線從「莫歷深」三個字上面移開,目光冷淡的看向電視屏,唇角勾起比目光還冷的笑。

有些人真是夠心急的,不過才一周就想瓜分耀華了。

做夢!

宋歸辭捏了捏手裡的結婚證,再次堅信和莫歷深結婚是正確的。

以她的能力當然不會讓耀華破產,可她直覺飛機失事不是意外,父兄叔伯們不知道在研發什麼,在研發的關鍵時刻全體出事,她絕不相信是意外。

可她在申市的根基太薄弱了,想要深入調查這件事,只能藉助他人之勢。

放眼整個申市,莫家是商界的一頭巨鱷,而莫厲深是這隻巨鱷的繼承人,頂着莫太太的名頭足夠她在申市橫着走了。

「太太,莫總在車裡等您。」莫歷深的特助林嘉佑走到了她邊上提醒。

宋歸辭吐出一口濁氣,抬步走向那輛低調奢華的座駕。

車內,氣氛有些壓抑。

看到她,莫歷深鋒利的眸光才柔和下來。

「星星知道我結婚很生氣,從醫院跑了出來,你得和我回趟老宅。」

宋歸辭:……

新婚第一天,宋歸辭知道跟他回家是避免不了的,可她還沒做好跟莫厲深兒子見面的準備呢。

看了看莫厲深黑着的臉,她識趣地把拒絕的話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