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

「沒什麼可是,巫深,我知道你擔心麗娜,但關心則亂,你要是真信我,那你就按照我說的。」大寶望着他說。

巫深也盯着他漆黑的眸,有時候他真的難以想象,明明只是個孩子,可是他的眼神卻遠比一個成年人都要穩重和冷靜的多。

這時,姜桃也看向他,「你就聽大寶吧,如果真發生了什麼意外情況,我有一萬種解釋的辦法,但你不一樣,你只要被看到,那麼我們所有的心血都全部白費,而麗娜更是如此,所以相信我,我去探一下消息,等找到結果立馬去車上找你們!」

縱然再不情願,但此刻,巫深必須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