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自力跟着甄柯,也是騎在高頭大馬上面,他們一夜行軍,已經到了一個平原之上,前面探馬來報說有個茂密的樹林,可以紮下營盤,甄柯便命令軍隊在前面密林里紮營。他早就吩咐了各路軍隊,所有人馬必須夜晚行軍,白天紮營,這樣可以迷惑一路上趙權龍的眼目。

營盤紮下來後,途徑這裡的所有百姓都要被無餘道長的符籙驗明正身才准放走。這樣就保證了遠在江南的趙權龍看不到江北發生的所有的事。

楊自力看了看遠處的一個小市鎮,便道:「那個市鎮我待過,那裡也有丐幫的兄弟。不如我再次化妝成乞丐,到那裡探聽一點消息。」

甄柯知道楊自力是謹慎的人,何況他身上有許多無餘道長的符籙,便答應了,同時安排了兩名士兵遠遠跟隨,怕有什麼意外發生。

楊自力從早上去了市鎮,到中午就回來了,還帶回來七八個二十歲左右的乞丐來。甄柯問帶回這些乞丐幹什麼?楊自力和這些乞丐都笑了,楊自力道:「太子殿下真是洪福齊天,這些人在此居然發現了鳳凰的行蹤,據他們所說,附近就有鳳凰的巢穴。我本想先去看看,又怕打草驚蛇,所以就帶他們來見太子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