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頂甲拉起甄柯,也是老淚縱橫,他想不到自己還有個這麼英俊且神武的兒子,心下既高興又心酸,忙讓甄柯坐在椅子上,自己也在劉召的攙扶下坐在一邊。

甄柯發現父皇的頭髮又白了一大片,身子也差多了,這才想起番凌霄的靈魂在他的體內已經掏空了他的身子,此前因為蛇頭人的粘液滋養,身子很好;一旦番凌霄和蔡宮離開,蛇頭人的粘液失去了作用,他的身子立即就失去了元氣。估計龍頂甲也預感到自己活不長了,才對丟失的兒子日盼夜盼,希望兒子能在他死後繼承大統,帶領大殷朝的人民走下去。

甄柯抓住父皇的手,不禁將一股純元內力輸入到父親的身體裡面,龍頂甲的身子明顯就堅強了一點。

甄柯道:「父皇,孩兒不孝,一向少在你身邊伺候,您一定要多加注重身體,我還想在父皇身邊多聽聽當年的事,還有母后的事情。」

龍頂甲想到當年所受的苦難以及陸怡的慘死,心下不免傷痛,但是有兒子在身邊,也有幾許慰藉,便道:「你母后要是健在,看到了你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歡喜得很,就是朕見了也非常歡喜,自此之後咱父子二人便不再分離。朕已經命人將當年朕和你母親居住的東宮收拾了出來,你即刻就可以住進去。朕也封了湯迅為長公主,可以隨你去東宮居住,你們姐弟也可以在一起時時說個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