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柯可不想讓她對着這些人的面來羞辱自己的爺爺龍湛龍,於是喝道:「你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別囉嗦!」

蔡宮嘖了嘖嘴道:「看來你生氣了,憤怒了,哈哈,你越是憤怒我是越高興,你殺了我的丈夫兼兒子,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她說着,看了看左邊的玻璃罩,指了指對甄柯道:「要想救江嬋和白芷,你必須到玻璃罩裡面去。——你去呀!」

蔡宮臉上帶着憤怒和嘲諷的神色,使得整個臉變形而變得非常醜陋,甄柯看着她的臉就像是看到魔鬼一般。

甄柯看了看玻璃罩,那個吞噬他內力和肉體的玻璃罩就像是一個張開血盆大口的魔獸對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