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說話而言,雲倩哪裡是江嬋的對手,她此時臉色漲得通紅,又怒又氣,但又找不到話來回擊江嬋,只得瞪了眼睛看着江嬋,另一隻手不自覺的撫摸着隨身攜帶的一把寶劍。

江嬋還是冷冷的道:「我說中你的心事了?所以你想殺我?」

按照雲倩的性格,是想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但也不想就此要殺江嬋,她還沒有殺過人呢。她只是覺得自己嘴巴很笨,處處受到江嬋的鉗制,心裡急躁而已。

江嬋見她猶豫不決,又不敢動手,知道自己已經拿捏了她,便大膽的將稀飯吃了,然後將空碗推到雲倩面前道:「既然不殺我,就再給我盛一碗稀飯!」

雲倩忽然站起來對江嬋道:「請你告訴我,我師兄他怎麼樣了?我……我想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