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子鎮鄭家大宅子裡面,官兵將整個宅子包圍得水泄不通,鄭家的那些下人該迴避的迴避,該做事的做事,該被提問的被提問,頓時整個宅子籠罩在一片緊張的氣氛之中。

子鎮所在的花渡縣縣令梁子銜帶着全縣合衙大小人等都在客廳外面等候,梁子銜額頭冒着冷汗,正緊張的聽着裡面大一聲小一聲的說話,其餘的人則都跪在那裡。

跪在梁子銜身後不遠的是鄭家的管家夏世仁,也是額頭冒汗,靜靜傾聽裡面的動靜。

忽然客廳裡面喊梁子銜進去,梁子銜慌不迭抬步進了客廳,他進去後,客廳的大門就關上了,梁子銜一看太師高坐在上面,邊上是風陋客帶着幾個黑鐵怪物執刀保護,堂下跪着鄭長久和於神通、華仲子,看他們的樣子非常狼狽,跪在那裡,兩腿都在發抖。

梁子銜跪拜之後,忙道:「下官不知道太師早就到了子鎮,未能遠迎,實在是死罪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