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輝贊聽了,也皺眉道:「這是有點奇怪,但是皇宮都在咱們的手上攥着,皇后、皇妃、貴妃包括宮女、太監可都是咱們的人,即使有幾個蝴蝶門的奸細混進了皇宮,那也是小腳色,根本干擾不到皇帝啊。難不成皇帝自身有問題?」

扈安道:「我也懷疑過皇帝,可是皇帝沒有理由護着江輔,不論是從國家還是自身的利益來看,皇帝都會把江輔視為仇人。看來還有一些事是我們沒有發現,所以你和當朝的大學士等人,時刻留心,還要尋找那些曾被皇帝寵幸過的女人,現在關鍵時候,一絲毫的馬虎都不要犯。」

伍輝贊答應了一聲,準備告辭,扈安又叫住他道:「趙王爺的兩個兒子還在蠻荒之地服役?」

伍輝贊知道丞相已經將眼光盯向了趙王爺這個皇室支脈了。他心理清楚,現今頂甲皇帝沒有子嗣,而趙王爺是頂甲皇帝的親叔叔,他的兩個兒子是皇帝的堂兄弟,擁有皇室血脈,一旦頂甲皇帝遭遇不測,皇位的繼承必定落實到趙王爺的兩個兒子身上。扈安現在打聽趙王爺的兩個兒子,一則為以後攻下江南,安定朝廷做準備,二則,掌握他們,就是掌握未來的朝廷。

伍輝贊道:「前幾年還聽說他們在受苦,這兩年就沒有消息了。那地方畢竟是蠻荒之地,咱們的人行走一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