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戶部尚書肖護和京兆尹慕容仲的坐鎮,官兵們很快就控制了戴府,封鎖了所有房間和出入口包括那個神秘的地下室,就等御史台、刑部衙門的官員前來查驗取證。甄柯想着地下室里的迷陣和蛇頭怪物以及滿地的小蟲子,一旦有人踏入必是凶多吉少,於是告訴肖護,千萬不能讓官兵輕易進地下室。

肖護已經和慕容仲商量了一下,慕容仲說道那些死人的恐怖情狀,至今還是心有餘悸,所以兩位官員也知道裡面不能輕易進去,於是肖護道:「刑部衙門那裡有許多能人,我們已經據實上報,那邊會做好準備的。」

蕭雲良對甄柯道:「賢弟想必也累了,還是和林姑娘去客棧休息去吧!我陪着肖大人在此看守。」

甄柯心想有大哥在此陪着肖護,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於是就告辭去客棧休息,順便洗個熱水澡,將身上腐臭的血液洗掉,再換一身衣服,美美的睡一覺。自他夜探太師府一直到現在就沒有合上眼皮,就算體內的地丹能力再強,他也不可能幾天幾夜不睡覺。

畢若馨背着昏迷的林凰兒隨着甄柯去客棧,肖護命手下兩名親兵帶領,隨時伺候。方酥害怕畢若馨跟着甄柯會說自己壞話,也以很累要休息為名,跟隨他們去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