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怡婷嘆一口氣,裝模作樣的道:「哎,江南之事複雜,你可是辛苦了!」

江嬋忙道:「托二娘的福,不辛苦。」

孟怡婷假惺惺的道:「看你都瘦了,還說不辛苦。我雖然不是你的親娘,但是我一直把你當親女兒對待。不過現在好了,我師弟朱宏林去了江南,你可以休息一陣子了。」

江嬋這才知道朱宏林去江南是孟怡婷搗的鬼,而自己差點死在朱宏林的手裡,這也許就是孟怡婷指使的。可是江嬋沒有證據也不能亂說,只是道:「想不到那朱宏林是二娘的師弟,是二娘安排他去的吧?」

孟怡婷摸着江嬋滿頭烏黑的秀髮道:「我哪有權力安排他去呢,都是你的爹爹安排的。其實應該早就安排他過去了,只是京師有許多事等待他完成。這不,他剛剛完成京師的事,就被你爹安排到了江南了。這個人是我師弟,我太了解他了,有時很蠻橫,但本性還是忠貞的。要不然你爹怎麼會安排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