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裳正在桌子邊享用豐盛的早餐,綠荷和白芷站在後面伺候她,她忽然覺得沒興趣,拉着臉對白芷道:「甄公子呢?怎麼到現在還不來?你去叫了沒有?」

白芷小心翼翼的道:「我剛才去叫了,他躺在床上還沒有起來,怕是昨天累了吧!」

「他一個練武之人怎麼會輕易累呢?」鄭裳心裡更是沒趣,「你快去叫他過來,要不然我打你五十個耳光。」

白芷心想,他不來吃飯關我什麼事,為什麼要打我耳光,這鄭家的小姐越來越不講理了,我可怎麼辦呢?

她心裡雖然難受,也只好委屈着,小心的走出房間,來到甄柯的門前敲了敲門,只聽裡面的甄柯喝道:「快滾,讓我靜一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