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柯心想,自己是決定離開鄭家的,於是道:「你儘管說吧,出了你的口,入了我的耳,再沒有別人知道。」

此時馬瑩瑩搬了一條小凳子就坐在父親身邊,時時扶着父親的身子。馬五嘆息一聲道:「甄公子,你可知道這鄭家其實就是最大的賊窩啊。」

「賊窩?」

「正是,我因為看到了太多他們的齷齪事,所以遭到了這般惡報。我含恨在心又無處可說,如今江南有福,來了甄公子你這樣的大好人,又武功高強,所以將我知道的都告訴你,讓你看清這鄭家的底細啊。」

他說着話,神情有點驚恐,看來對自己將要說出去的話還感到後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