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國,中海市。

繁華的CBD中心,高樓林立,街道上,豪車超跑隨處可見,時不時會有些身姿曼妙的都市OL經過,面容姣好,魅力四射,仿佛連空氣中,都充滿了時尚大都市的紙醉金迷。

「突,突,突……」

一陣刺耳的發動機聲音從街道拐角處傳來,一輛破舊雜吵的拖拉機,十分突兀地出現在市中心街道上,開拖拉機的是一老頭,後面的車斗里,坐着一個年輕人,白背心,黑短褲,手裡夾着根煙,眼神放空,身子隨着顛簸的拖拉機,一上一下地晃來晃去。

「小風啊,老張那病,還能治不?」

拖拉機的老頭慢悠悠地道:「要我說,老張能遇上你這麼個好小子,也算他命好,你每天這麼辛苦地在工地上干,掙的錢啊,都給老張看病去了,你說你,跟他非親非故的,圖個啥?」

「治倒是能治,就是得花不少錢。」

洛風笑了笑,沒解釋太多,曾經的歲月,過去的種種,已經讓這個曾經站在眾神之巔的男人,遍體鱗傷,什麼榮華富貴,金錢地位,對現在的洛風而言,已經與糞土無異,現在的他,只想歸於平凡,在中海平靜地生活下去。

每天干點活,掙點小錢,這樣的日子,過起來也挺有意思的,普通人的世界,正是洛風現在所追求的。

眼睛往路邊一瞥,洛風似乎注意到了什麼,雙腿一蹬,就從拖拉機上跳了下去,動作輕巧,穩穩落地。

「趙叔,我還有點事,你自己回去吧!」

洛風將手裡的香煙叼在嘴上,朝着拖拉機上的老頭揮了揮手,便轉身,着前方不遠處的一家高檔茶餐廳,自語道:「沒記錯的話,應該就是這裡了。」

說話間,一道高挑靚麗的絕美身影,帶起一陣香風,從洛風身邊走過,洛風目光微微一瞥,哪怕看到的只是一個背影,都足以讓他確定,這個女人,一定是個不可多得的極品,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氣質,清冷高貴,實屬難得。

好在洛風也不是什麼沒見過世面的小男人,稍稍看了兩眼後,便收回了目光,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實際上,回到夏國一年多了,洛風壓根就沒碰過女人。

吸完最後一口煙,洛風扔掉煙頭,抬腳踩滅,正準備邁步向前,就在這時,前方走過來一名戴着鴨舌帽的男子,低着頭,帽檐壓得很低,步伐匆匆,在那個美女左肩輕輕撞了一下,說了聲對不起,然後就準備迅速離開。

那個美女似乎有點趕時間,也沒在意,而且人家都道歉了,沒什麼好計較的。

但洛風,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哪怕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一瞬間,卻依然沒能逃過他的眼睛。

通常情況下,洛風都是看破不說破,不會多管閒事,可今天不知道怎麼着,他突然就想管一管。

「等會兒,都別走。」

洛風上前一步,分別抓着兩人的手腕,轉頭對着鴨舌帽男子淡淡道:「拿出來,把錢包還給人家。」

「什,什麼錢包?」

鴨舌帽男子臉色一變,結巴着回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

洛風笑了笑,伸手在鴨舌帽男子的口袋裡,掏出了一隻淡粉色的女士錢包,錢包卡扣處,一枚碩大的藍寶石,耀眼奪目。

香奈兒春季最新款,先不說裡面有多少錢,光是這款錢包的價值,就足夠這小偷吃喝玩樂小半年了。

「當小偷要有當小偷的覺悟,這種低級的小把戲,以後就別玩了。」

看着自己被抓了個現行,鴨舌帽男子頓時冷汗直冒,拔腿就跑。

洛風並沒有為難那小偷,都是出來混飯吃的,沒必要把人家逼上絕路,正當他準備把錢包物歸原主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鬆開!」

「嗯?」

洛風聽了眉頭一挑,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一直抓着那美女的雪白皓腕,遲遲沒有鬆開。

「不好意思,我剛才只是,」

「我叫你鬆開!」

洛風話還沒說完,那美女聲音變得更加冷漠,抬手一甩,掙脫了洛風的束縛,收回了手腕,摘下臉蛋上的墨鏡,神色冰寒:「別碰我!」

洛風這才看清了這個女人的長相,一時間,他竟然找不到語言去形容眼前這張完美無瑕的絕世容顏。

柳眉星眸,瑤鼻柔美,紅唇豐潤,膚如凝脂,米白色的連衣裙下,一雙白皙的大長腿明晃晃的,惹人注目,加上的亮黑色碎鑽水晶高跟鞋,更是為她增添了一抹尊貴的氣息。

原本背影就足以傾倒眾生,偏偏還擁有如此傾城之姿,可謂是美到了極致。

但是,洛風並沒有因為這個女人是個超級大美女,就忽略了她那冷漠高傲的態度。

「你好像沒明白現在的狀況,」

洛風揚了揚手裡的錢包,聳聳肩,道:「我幫你拿回了錢包。」

「所以呢?」

女人淡淡回道:「錢包的事,我謝謝你,但我並沒有允許你觸碰我的身體,作為答謝,我可以給你一些錢,但是,你必須向我道歉!」

「我,向你道歉?呵呵,真是個不懂事的女人啊!」

洛風笑着搖了搖頭,沒有吭聲,側身看着那個並沒有跑遠的鴨舌帽男子,衝着他喊了一句,示意他回來。

也許是因為做賊心虛,或者害怕洛風報警抓自己,那小偷還真就乖乖地回來了,怯怯地看着洛風,試探道:「你,你想幹嘛,饒了我吧!」

「哥們兒,不用緊張,」

洛風拍了拍鴨舌帽男子的肩膀,笑道:「我只是想提醒你,有件東西,你忘了拿了。」

說完,洛風將手裡的錢包,又塞回了那小偷手裡,接着道:「現在,可以走了。」

那小偷直接愣在了原地,用一種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瞄了洛風一眼,然後二話不說,一溜煙就跑沒影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你!」

洛風這一舉動,瞬間就激怒了身邊的美女,不過美女就是美女,連生氣的樣子,都那麼好看。

「我什麼?」

洛風一臉的理所當然:「我只是幫你拿回了錢包,又沒說要把錢包還給你,下次要是再遇上這樣的事,你還是先學學禮貌兩個字,是怎麼寫的吧!」

說完,洛風直接就走了,看都不看那美女一眼。

長得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不講道理,不可以為所欲為,至少,在洛風這裡,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