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總無辜模樣,「真不是我查你,是有人給我的。」

他無辜的模樣,還真裝的像那麼回事兒。

可是梁父也不是傻子,就那麼輕易的相信他。

只是梁父實在想不明白,他是怎麼能弄到自己這麼隱秘,且久遠的事情。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