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有資格,沒資格的是你。」秘書輕蔑的盯着韓欣,「你以為,我是自己來自討沒趣的嗎?是江曜景,讓我來趕走你們的!」

「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韓欣怎麼可能相信秘書的話。

「現在雙雙很不舒服,我不相信江曜景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出趕我們走的事情……」

「我會和曜景結婚,所以,你們必須得走,懂嗎?」秘書已經是主人的姿態,坐在了沙發里,「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否則,我就我就把你們的東西,通通丟出去。」

韓欣差一點被氣昏過去,雙腿一軟,連連後退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