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蘊蘊的話,沒有讓江曜景鬆了一口氣。

她沒有誤會。

是相信自己的。

江曜景只會更加堅定的,要讓秘書死!

他從未這麼瘋狂,想要一個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