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宋蘊蘊掩飾的很好,江曜景還是一下子,就聽出了她帶哭腔的音色。

「哭了?」

那邊傳來低沉的嗓音。

宋蘊蘊努力掩飾,並且不承認道,「沒有,我好着呢。」

那邊沉默了一下,「好,你沒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