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俯身下來,緊緊的抱住她,「蘊蘊,等你好些,我帶你回去,雙雙還在家等我們。」

宋蘊蘊愣了愣。

心裡已經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她沙啞着嗓子,「你為什麼……顧左右而言他?」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