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洗澡了……」

「結婚三年,我們卻還沒洞房……」

「離婚前,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給你……」

李鋒坐在浴缸中,身材凹凸有致的秦卿坐在他的身後,一雙纖纖玉手正在擦拭他的身體。

水淋在二人身上,空氣里一陣香艷。

秦卿將沐浴露塗抹在那精壯的身體上,雙手划過他結實的八塊腹肌,秦卿情不自禁的臉紅起來。

可當她看向李鋒的臉,卻是鼻頭一酸,一行清淚落了下來。

此刻的李鋒,斜着腦袋,原本英俊的臉上滿是呆愣之色,口水順着歪着的嘴角流下,完全是個傻子。

「老公,這三年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你變成這個樣子?」秦卿泣不成聲。

三年前,她和李鋒結婚的洞房花燭夜,李鋒卻莫名消失了。

一夜間,新郎逃婚的消息傳開,秦家淪為整個蘭城的笑柄。

秦老爺子勒令秦卿離婚,秦卿卻決定要等李鋒,她相信李鋒不辭而別是有苦衷的,她相信李鋒一定會回來。

秦老爺子大怒,剝奪了秦卿的所有資源,將她們一家趕出了秦氏集團的核心。

三個月前的一天,已經痴傻的李鋒被人扔在了秦卿家門前,此時的他,什麼都不記得,也不會說話,只會傻傻的流口水。

欲哭無淚的秦卿將李鋒送進醫院,每天陪伴,希望他能康復。

這事傳開,秦家更加臉上無光,秦老爺子威逼利誘她立刻離婚,這讓她苦不堪言。

「李鋒,我真的……撐不下去了……」

「我們被趕出秦家,只能租房度日……」

「公司被撤資,資金鍊就快斷了……」

「如果我不和你離婚,爺爺就會斷掉我們家所有收入……」

「到時候,連你的醫藥費都付不了……」

「不過離婚之前,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給你!」

臉色酡紅的秦卿將頭靠在李鋒的肩膀上,手指順着他的腹肌,逐漸下探……

這時,秦卿的手機突然響起。

「秦卿,你在哪裡!」電話里傳來秦母的聲音。

「媽,我……我在外面忙呢。」秦卿連忙撒了個謊。

「你還敢騙我,我都聽到水聲了!你是不是又跑去給那個傻子洗澡!」秦母的聲音異常尖利,恨鐵不成鋼道:「女兒啊,你怎麼還抓着那禍害不撒手啊,那麼多富家公子哥追求你,你就沒一個瞧上眼的?」

「周家的周泰少爺,蘭城一流家族的繼承人,長得也是高大帥氣,你為啥要拒絕人家?」

「媽……你別說了。」秦卿秀眉緊鎖,語氣無奈。

「說你幾句還不耐煩,你簡直反了天了!」秦母又急又氣,「你現在趕緊滾回來!半小時內見不到你,看我不把你腿打斷!明天就是老爺子七十大壽,你好好準備個禮物,如果討得他老人家歡心了,也許我們家就不用過現在這苦日子了!」

說完,電話啪得掛斷。

秦卿眼眶泛紅,爺爺過壽,自然是喜事,可自己家哪還有錢買禮物?

「李鋒,我先走了……」被母親急切催促,秦卿也沒法多留,不然母親很可能趕來醫院鬧事。

秦卿剛剛離開,歪着腦袋的李鋒卻渾身一震,猛的瞪大雙眼,整個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冷汗直流。

「我怎麼在這裡?」

轟!

下一秒,腦袋一陣劇痛,記憶如潮水般湧入腦海。

……

「李鋒,家族需要一個嫡系子弟上戰場,可二少爺的命太金貴,而你這個被逐出家族的廢物大少爺,賤命一條,上戰場賣命最合適不過!」

「你乖乖上戰場,說不定還能苟活下來,可你敢拒絕的話,你和你那新婚妻子一家,賤命難保!」

……

「戰神,血戰三年,敵軍敗退,我們勝了!」

「戰神威武!戰神威武!」

……

「我的好大哥,辛苦你替我當了三年兵,可你死在戰場上多好,為何還要回來呢?」

「害得我還要出手給你下毒,你也別怪我,只有把你廢了,我才是名正言順的李家第一繼承人!」

「放心,我不會殺你,而是會把你送回你老婆身邊,讓你像一條狗一樣活着……哈哈哈哈……」

……

李鋒本是南江省第一家族李家大少爺,十八歲那年,因為家族內鬥,他被逐出家族,流落到地級市蘭城。

他在蘭城打拼數年,正當大婚之日,李家卻找到他,逼他上了戰場。

三年時間,李鋒一步一個腳印,立下赫赫戰功,成為一代戰神!

可沒想到的是,卸甲歸家的他,卻被恩將仇報的堂弟下毒……雖然他因為身體強大而沒有喪命,但也導致了腦部受創,陷入痴傻。

直到今天,在秦卿的刺激下,李鋒才清醒過來。

此刻,李鋒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入肉里,甚至刺出一道道血痕。

「好一個李家!好一個堂弟!」

「這些年的賬,該好好算算了!」

「可惜,我的戰神身份乃是絕密,你們不知道,否則必然斬草除根,不會留下我的性命了!」

片刻過後,李鋒冷靜下來,心口卻被苦澀和愧疚填滿。

秦卿。

若不是因為他,秦卿也不至於過的如此悽苦……

可秦卿從未怨過他,更沒有拋下他。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呼……

李鋒深深呼出一口濁氣,意識逐漸清明。

「既然我已恢復,老婆,你再也不用過的如此辛苦了。」

「我發誓,一定要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想着,李鋒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手機,撥出記憶中一個加密號碼。

「餵。」

電話很快接通,對面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

「戰龍……是我。」

李峰的聲音裡帶着一絲懷念。

薛戰龍,李鋒麾下八大戰將之一,也是他最信任的親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