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出來給宋栩栩拿藥,結果半道上摸上來一隻手,她剛轉身想甩對方一巴掌,結果看到了傅寒州。

她啐了一口,「你下次再這麼鬼鬼祟祟的,回頭我半夜掐死你。」

「這麼兇悍,沒有商量的餘地?」傅寒州接過她手裡的藥單,「宋栩栩父母什麼時候來?」

「坐飛機應該也快了。」

「那我讓趙禹派人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