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如果帥是一種罪,那麼我已經犯了滔天大罪,如果有型是一種錯,那麼我已經一錯再錯,做個帥哥真他娘的有壓力……」

太平鎮,太平村外面的小河邊上,陳玄低着頭,一臉自戀的瞧着水中倒映出來的那張稚 嫩,顯得有幾分清秀的臉龐。

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媽扛着鋤頭帶着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走了過來,陳玄見狀,對着來人熱情的打招呼;「王嬸,下地啦,咦,小英也在,我幫你們幹活吧。」

看見是這小王八犢子,王嬸立即加快腳步;「是陳玄啊,不用了。」

話才說完,這王嬸拉着那妙齡少女就快沒影了。

「靠,本帥哥有那麼可怕嗎?不就是上次偷看了你家小英洗澡嘛!」陳玄暗惱,然後罵罵咧咧的朝着太平村走去。

「小英,往後離那個小王八犢子遠一點,知道嗎?」不遠處的路上,王嬸看着自己這水靈靈的女兒告誡道,那個小王八犢子就是太平村的禍害,哪家女兒沒被他騙着拉個小手親個小嘴。

年紀輕輕的,簡直比那些老爺們都猴急。

好幾次甚至還帶着村裡的小娃娃組團去偷看人家王寡婦洗澡,完了自己腳底抹油先溜了,害的那幾個小娃娃被王寡婦一頓胖揍。

所以,在太平村,陳玄這貨絕對是最不受歡迎的人之一。

但奈何這傢伙有兩個美若天仙的師娘,兩人不僅人長的漂亮,一個還會醫術,村裡面有什麼大大小小的病痛,都得求人家,另一個也不得了,看似嬌弱,三五個大漢都近不了身,這些年村裡面那些打她們主意的老光棍幾乎全被揍過。

基於此,太平村的人雖然很不喜歡陳玄這貨, 但基本上也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看見他躲遠點就行。

回村的路上,陳玄看着自己手裡的錄取通知書,咧着嘴自言自語的說道;「東陵大學,雖然不是天 朝國一流的學府,不過也不錯了,兩位師娘應該會喜歡吧。」

話才說完,因為地上的泥路太滑,這傢伙直接摔了一跤,地上的石塊還把褲襠給劃破了!

陳玄心頭一驚。

「還好,還在……」這傢伙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不多時,陳玄回到了自己家,他和兩位師娘居住在太平村盡頭,同樣是一個土胚房,整個太平村幾十戶人家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房子。

「大師娘、二師娘,我回來了!」這傢伙扯開嗓子朝着屋裡面叫喚了一聲。

「叫什麼叫?當老娘耳朵聾是吧?」說話間,一個年紀看上去三十來歲的女子從屋裡面走了出來,對方穿着樸素,一頭長髮隨意的扎在頭頂,身材高挑,約一米七五左右,不過那張臉堪稱是傾國傾城,即便是沒有化妝,也比電視上那些女明星好看多了。

在一個偏遠山村裡面能看到這般如同國寶級的大美女,那絕對是比大熊貓還稀有的。

女子叫林素衣,今年三十歲,正是陳玄的大師娘。

陳玄舔 着臉嘿嘿笑道;「大師娘,我這不是怕你們在家裡面洗澡嘛,先通知你一聲。」

「滾犢子,當老娘是王寡婦不成,洗澡還能讓你這小賊給偷看了。」林素衣白了他一眼,然後說道;「你不是去拿錄取通知書了嗎?給我看看。」

陳玄把錄取通知書遞給林素衣。

「東陵大學……」林素衣皺了皺眉,陳玄急忙解釋道;「師娘,我這不是怕離你們太遠了嗎?東陵大學剛好在咱們江州,這樣我也能時常回來看望兩位師娘嘛。」

林素衣沉默着沒有說話,陳玄有些忐忑,別看他在村裡面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對於自己這兩位美女師娘,他本能的有些畏懼。

良久,林素衣才說道;「東陵大學也好,正好在東陵那邊你有一門婚約,這次過去剛好可以見見人家。」

「婚約?」陳玄一愣,活了這麼多年他還從不知道自己有一個未婚妻。

「先過去見見吧,當年我救了那家的主事人,堅持與我定下這門婚約,如果對方還可以別辜負了人家,而且你九師娘也在東陵……」

「九師娘在東陵!」陳玄的眼睛一亮,除了大師娘和二師娘之外,其他七位師娘他都沒見過,不過大師娘和二師娘卻經常在他面前提起另外七位師娘,說她們個個美若天仙,傾國傾城。

聽說九師娘置身商界,身家億萬,八師娘進入娛樂圈,已經是名動天 朝國的大明星,七師娘年紀輕輕,卻是天 朝國特勤局局長,這其中六師娘最為博學,是天 朝國某大學教授。

至於五師娘,聽說是皇族後裔,不過關於她的事情,陳玄聽到的很少。

還有四師娘和三師娘,陳玄貌似一直沒有聽到過關於她們的事情,顯得很神秘!

想到這裡,陳玄有些期待。

林素衣把通知書丟給陳玄,走進屋說道;「決定了明天就滾吧,省得在村里禍害人家小姑娘。」

「這麼急……」陳玄一臉幽怨的看着林素衣那窈窕的背影。

「怎麼,莫非你這小賊是捨不得我們這兩位美女師娘?」在林素衣走進去後,又是一位女子走了出來,她身材嬌小,約一米七左右,其一臉慵懶的靠在土胚房的房門上,那一雙充滿着十足誘 惑性的眸子,簡直就是天底下任何牲口的克星,看一眼都會讓人沉 淪其中。

這是陳玄的二師娘,叫趙 南初,不過別看她身材嬌小,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嬌花,但是那身手和她那傾國傾城的容貌絕對是成正比的,每次都足以讓陳玄不寒而慄。

瞧着這女人那雙笑眯眯的眸子,陳玄吞了吞口水,立馬後退了一步,捂着褲襠一臉戒備的說道;「二師娘,你想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