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成洲轉過頭去,江雅文已經坐在他的身邊,一襲低胸晚禮服將胸前的風景完美的展現。

厲成洲站起身來,同她拉開距離,皺着沒有說道,「你怎麼在在這!」

說話的同時眼睛只是盯着她的臉看着,絲毫沒有向下半點,在他看來,這是對她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

江雅文站起身來,看着他嬌笑着,說道,「這是一個商業酒會,我來這裡有什麼好奇怪的。」

聞言,厲成洲回過神來,確實如同她說的,今天晚上的這個晚宴是一個商業酒會,她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沒有什麼課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