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童顏,童小姐?」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坐在咖啡廳靠窗的位置上,「相親也能遲到這麼久,是不是不太禮貌?不過,看在童小姐長得——這麼漂亮的份兒上,我原諒童小姐了。」

童顏到咖啡廳的時候只遲到了五分鐘。

剛坐下,就聽到男人陰陽怪氣且自以為幽默的話。

她尷尬的將頭髮撩到耳後,大方得體的解釋了一句,「對不起,下班的時候有個文件趕着交。」

「沒事,童小姐跟我在一起以後,我會負責在生活上好好照顧童小姐,我們趙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但是家教比較嚴格,像這種不遵守時間的事情一般是不允許發生的,如果下次童小姐跟我回家見家長還遲到的話,我媽可能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兒媳婦兒。」

童顏更尷尬了,不知道臉上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畢竟這只是她跟這個相親對象第一次見面。

這個男人名叫趙文新,三十一歲,是一位中學教師,是她在網上交友上認識的,兩人做過簡單的交流,交換了照片,其他沒有多聊,然後便直接約了時間出來見面。

他跟照片有比較大的出入,戴着眼鏡,消瘦的兩頰看上去似乎比實際年齡要老上許多,身材也過於瘦小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身高似乎也沒有資料上的175公分,目測肩膀的高度,頂多跟一六八穿着平底單鞋的自己差不多。

不過縱使本人跟之前資料上的出入過大,童顏依舊是儘量保持着微笑,點頭淡笑,「趙先生說這話還太早了,我們還是先互相了解一下再談其他。」

她的婚姻,不需要帥哥美男,只要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就行。

趙文新有一種有一種奇怪的優越感,盯着童顏漂亮的小臉看了好一會兒:「你要喝什麼?我可以請你。」

童顏被他的話噎了一下,沒有過分的客氣拒絕,她下班到現在一點兒東西也沒吃,然而剛開始翻開菜單就見趙文新有些緊張的盯着菜單看,吞咽着口水。

他的異常童顏自然有些感覺得到,抬眼看了他一眼,最後將菜單闔上,推遞過去給他,「你來點吧,我只要一杯奶茶。」

聞言,對面的人似乎一下有些放鬆了下來,直接便按了服務鈴。

「服務員,一杯熱奶茶。」

說着又轉過頭去問了下童顏,「要熱的吧?」

童顏點點頭,「對,熱的。」

服務員點頭,拿筆記下,再抬頭看着趙文新。

男人沒再說話,也不再看那服務員,轉過頭去看着童顏,消瘦的臉上就連帶着笑也看上去很蒼老。

童顏有些愣住,看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服務員。

服務員等了好一會兒,也沒等到趙文新接下去再點東西,略有些尷尬的開口問道:「先生,請問還要點些別的嗎?」

趙文新轉頭看了服務員一眼:「請給我一杯白開水,其他不需要了,謝謝。」

童顏一愣,有些說不上來自己此刻是什麼感覺。

服務員被雷得有些外焦里嫩,看着趙文新不死心的又問了句,「您好,您是說只要一杯熱奶茶?」

「還有一杯白開水。」趙文新皺着眉提醒她。

那服務員抽搐的扯了扯嘴角,最後只能尷尬的點頭請他稍等,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看着童顏,那表情像是有些同情。

雖然被他這樣的行為有些『震驚』到,童顏還是儘量臉上保持着微笑。

對面的趙文新似乎對童顏印象不錯:「童小姐是做什麼的?」

「只是一般公司的職員。」童顏淡笑着回應,具體並不打算跟他多說。

「一個月工資多少?」

「不多,大概能糊口。」

「嗯,我的工資雜七雜八加起來有個五六千,你們女孩子確實不需要賺錢什麼,男人工作就行了。」男人點點頭,開始絮絮叨叨的自我介紹起來,「我的條件你也看到了,有大把的女孩子想嫁給我這種事業編的男人,我家裡人口也不多,有父母需要贍養,你嫁給我以後就不用在外面工作了,我的工資養你綽綽有餘,你就需要在家裡照顧公婆,相夫教子,做做家務就行。對了,我們家已經買了一套婚房,房子上不能寫你的名字,要是以後你給我生了個兒子,可以把兒子的名字加上。」

童顏聽得腦子嗡嗡的疼。

這算是她第一次相親,原本就對婚姻不抱太大的期待,要不是為了外婆,她也不會着急把自己嫁出去。

但眼前這個男人的言行舉止,還是讓她有些難以置信。

看着他,她皺了皺眉,開門見山的問:「你介意我們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嗎?」

聞言,坐在對面喝水的趙文新被水狠狠嗆了一下,直接用手擦了擦嘴:「童小姐,你腦子沒壞掉吧?這麼快就要跟我結婚?」

童顏眉頭越皺越緊,忽視他的動作,將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我說,你介意我們這樣直接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嗎?」

她不要麻煩,既然只是婚姻無關於任何其他,那麼直接領證便是最終目的。

「我要考慮一下。」趙文新有些懵了,撓了撓頭,「這事我還得問問我媽的想法,不過,你是不是身體有什麼問題?生不出孩子?還是怎麼?這麼恨嫁?我家就我一個兒子,你要是生不出孩子,我媽是肯定不會答應我們結婚的。」

聽到這兒,童顏已經完全不想再待下去了,提起包包就準備走。

「對不起,趙先生,我覺得我們不太合適。」

趙文新趕緊站起來,有些捨不得這麼漂亮的童顏,「喂,你就這麼走了?」

童顏停住腳步,冷着眼回頭看他,「趙先生難道願意答應跟我這個生不出孩子的女人結婚了?」

趙文新尷尬的扯了扯嘴角,侷促道:「童小姐,奶茶15塊,我們相親沒相上,這個奶茶的錢,你得自己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