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還在因為之前那件事鬱悶?」程燦燦看向我。

炙熱的眼睛裡帶着迷惑,我卻是不能告訴她,略帶心虛的眼神低了下去,沒有回她的話。

燦燦嘆了口氣,「我們下班去她那看看她吧?」

畢竟是共患過難的人,燦燦難得對另外的人上心。

我想着也該去探望下她,便答應了下來,「好,最近陳數好像出差不在家,就只有楠楠一個人在,我們去看看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