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這樣提示了,他還是沒想起來嘛?

還是他真的只告訴了易寧靜一個?

溫熱的心漸漸冷卻,我臉一沉,將手中摘下的耳環重重摔在了桌上。

顧霆琛被這聲音一驚,他連忙起身,朝我走來,「這是怎麼了?」

他的眼睛裡滿是迷惑,清澈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