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很樂意把未婚妻這個身份拱手讓給千千,你別擔心,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更不會纏着你。」司青檸非常確定道。

漆朗突然好奇的問一句,「你和戰擎野是什麼關係?」

「我和他是什麼關係,沒必要告訴你。」

「司青檸,看來我是高看了你,我聽千千說你在戰擎野家裡過了幾夜,還以為你是貞潔烈婦,看來遇到有錢人,你也迫不及待送上門嘛!」漆朗有些惡劣下流的笑聲傳來,先掛了。

司青檸的臉漲紅了幾分,氣得想罵一句,無奈漆朗掛了,她正打算發信息罵他,對面一道男聲好奇問來,「你要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