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延鋒的心臟再次狠狠一顫,瞳仁猛縮了幾分,她怎麼知道了?

「誰告訴你的?」聶延鋒眯眸反問。

「我問你是不是,你還想瞞我到什麼時候?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和你訂婚的女孩就是安諾?你應該早點告訴我,這樣我們就不會犯錯了…我就不會…」安琦一邊說一邊眼淚狂涌,聲線嘶啞。

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她整個冰冷的身子就被男人緊緊的攬入了懷裡,她的腦袋被大掌按在他的胸膛上。

安琦在他的懷裡低泣出聲,掄起拳頭在他的胸膛上無力的捶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