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能給我生孩子的女人?」

「是的,少爺,整個雲城只有她的基因和您匹配。」

黑暗中,溫時雨神志不清地躺在大床上,渾身被火灼燒般炙熱,無意識地撕扯着身上單薄的衣物。

「好熱,好難受……」

大門關上,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朝床邊邁來。

溫時雨努力睜開眼睛想看清來人,但是只能看到一抹模糊鋒利的輪廓。

即便如此,她依舊能感受到他那由內而外散發的上位者氣場。

隨着他的靠近,幾欲壓得人喘不過氣。

下一秒,身畔一沉,滾燙的身子貼上一具健碩的身軀,給她帶來一片清涼。

「唔,好舒服……」

這種時候,溫時雨根本顧不上害怕,只想從男人身上得到更多的涼爽。

她貼着他,難耐地扭動:「還要……」

封沉曄眸色陡然一沉,一股燥熱從脊椎深處蔓延。

「別亂動。」低沉磁性的嗓音染了幾分喑啞的欲色。

封家基因特殊,能和他匹配孕育下一代的女人屈指可數,而這個女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從來都是不近女色的人,今日來這裡,不過是完成老爺子的任務。

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對這個陌生的女人產生了衝動……

懷裡的女人根本不理會他的話,依舊緊緊扒着他,在他身上亂拱。

喉結滾動,禁慾的男人瞬間化身兇猛的惡狼,掐着溫時雨的腰猛然一轉。

「女人,這是你自找的!」

「啊!」

忽地,一陣撕裂的劇痛將溫時雨貫穿,整個人僵硬了片刻。

劇烈的疼痛也讓她的腦子有了瞬間的清明。

他是誰?她怎麼在這?

她記得之前去和繼母申討母親留給她的遺產,卻被繼母迷暈,醒來就在這陌生的地方了……

一個猛烈的撞擊,打斷了她的思緒。

「痛……」

溫時雨抗拒着,但是男人沒有任何停頓,繼續強悍地在她身上攻城略地……

汗水、喘息在暗夜裡交織,男人就和不知疲憊的永動機一樣,變着花樣地折騰她。

「啊!」

一陣的滅頂快-感,讓溫時雨不受控地仰頭嚶嚀,而後徹底昏睡過去。

長發從背後滑落,纖薄的肩胛骨處,一隻振翅欲飛的暗色蝴蝶印入封沉曄的眼……

……

十個月後,第一醫院產房。

「啊!好痛,好痛……」

溫時雨渾身被汗水浸濕,泛白的指節死死抓着產床的護欄,一次又一次承受着肚腹襲來的劇痛。

「用力,再用力。看到孩子的頭了……」

「哇——」

一聲清脆的啼哭響徹病房,宣告着新生命的誕生。

「你的任務完成了,從此以後你和這個孩子再無關係!」

冷漠的話音灌入耳膜,溫時雨蒼白着臉躺在產床上,虛弱地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剛出生的孩子被抱走。

「孩子,我的孩子……」

淚水止不住地滾落。

當初和那個陌生男人睡了一夜後,溫時雨就被軟禁了。

不久後,她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看守她的人告訴她,只要誕下這個孩子,她弟弟的病就能得到最好的治療。

溫時雨一聽,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弟弟從小腿腳有疾,心臟衰竭,只能躺在病床上勉強度日。

母親去世後,惡毒的繼母便將她趕出家門,還斷了弟弟的醫療費,弟弟幾度命懸一線。

她已經一無所有,只剩下弟弟了!

只要能救弟弟,別說給一個陌生人生孩子,哪怕是要她的命,她都能給!

只是……

隨着肚子裡的小生命一點點長大,感受着他的胎動,感受着他蓬勃的生命力……溫時雨心中的不舍便越來越濃。

他可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是她的半條命啊!

現下,這半條命徹底離她而去了……

……

醫院外,一輛頂級邁巴赫停於夜幕中。

車后座,坐着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

他一臉威嚴,雙目銳利,周身帶着不怒自威的壓迫感。

不多時,一名醫生抱着剛出生的嬰孩闊步而來:「恭喜老爺子,是個小少爺。」

老者聽後,眸光一亮,暢笑着接過還在啼哭的嬰孩:「好,很好!我終於有曾孫了!」

繼而,老者語氣陡然一轉,冷聲吩咐身邊的助理:「告訴封沉曄,那個女人用孩子換了一千萬,連夜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