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臘月初,比往年都要冷。

容姝面無表情地窩在沙發里,聽着樓下婆婆王淑琴的叫罵聲。

「容姝你生不出孩子就算了?這都幾點了還不做飯!你想餓死我跟小霖是不是?」

她嫁給傅景庭的六年,婆婆整天背地裡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

可誰又知道,她的丈夫從一開始就沒碰過她。

「快下來幫我整理書包,我還要上學呢!」一個少年緊接着催促。

傅景霖是傅景庭的弟弟,簡直就是個混世小魔王,當初沒少折騰了容姝。

在他看來,哥哥娶得這個嫂子比麵團還好拿捏。

容姝下樓,機械般的進廚房,做飯,給小叔子整理書包飯盒。

「媽,飯弄好了!」

王淑琴看容姝一副活死人的樣子就來氣,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容姝你膽子肥了啊?花着我兒子的錢,住着我兒子的房子,竟然敢給我擺臉色?信不信我立刻給景庭打電話,讓他跟你離婚!」

容姝手上的餐盤抖了下,深呼一口氣,硬是擠出了一絲笑容:「媽,我沒有。」

王淑琴才不信,陰陽怪氣道,「容姝,別以為有老太太給你撐腰,你就真的坐穩了這傅太太的位置,在漫音面前你什麼都不是!」

聽到那個女人的名字,容姝臉色發白。

傅景霖眼珠一轉,顯然看出了什麼,咧嘴一笑:「你還不知道吧?漫音姐快要出院了,我哥要把漫音姐接回來跟我們住在一起哦。」

容姝眼皮子一跳,擺放餐盤的手抖了一下。

王淑琴瞧不上女人這副裝模作樣的委屈,冷哼一聲,不耐煩的揮手:「別在我面前站着!影響我食慾,趕緊滾!」

容姝也不停留,轉身上了樓,重新窩在了沙發里。

傍晚左右,一輛邁巴赫停在門口。

容姝倏地從沙發上起身,小跑到陽台往下看去。

從車裡下來一名身姿修長的西裝男人,他容貌俊美,氣質出眾,簡直比電視上的大明星還要好看。

男人似乎察覺到有人看自己,抬頭跟容姝對視了一眼。

眼神冰冷,無情。

容姝習慣了這種目光,嘴角扯了扯,沒有一絲笑意。

傅景庭進了房間後,容姝像往常一樣,給他放着洗澡水:「老公,祖母去佛寺差不多快一個月了,下午的時候,她老人家打電話回來,說給你求個平安福……」

「我有事跟你說。」傅景庭叫住了正在忙碌的她。

容姝回過頭。

傅景庭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着她,那裡面有淡漠,有疏離,唯獨沒有溫情。

薄唇動了動,傅景庭沉聲開口:「顧漫音要回來,明天你搬出去。」

容姝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

果然,傅景霖說的沒錯。

「如果我不呢?」她的聲音很輕,好似一團縹緲的煙霧。

傅景庭皺眉。

眼前這個向來言聽計從的女人,還是第一次忤逆他。

他聲音一冷:「別忘了你六年前是怎麼嫁給我的。」

容姝怎麼可能忘記。

當初顧漫音出了車禍,是她撥打的120,也是她給顧漫音輸得熊貓血,傅景庭感謝她,並許諾她一個要求。

當時容姝只說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跟他結婚。

那是她高中見傅景庭第一面,就紮根心底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