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棠是被顛醒的。

混沌地睜開眼,就發現自己頭朝下地被人扛在肩上,耳邊充斥着難聽的謾罵聲。

「你個不識好歹的小賤人,有人想娶你過門就該謝天謝地了,你竟然還敢反抗,非逼老娘給你灌藥才安分。」

「你個賠錢的玩意兒,老娘讓你白吃白喝這麼多年你還想得害老娘去見官?看我整不死你!」

「要不是看在那殘廢捨得花二十兩賣你個賤胚子,我非得給你賣到青樓去咯!」

聽對方一口一個「賤人」「賠錢貨」罵的越來越來勁兒,安雪棠心底忍不住我靠一聲。

是哪個不知死活的老女人竟然敢這麼罵她?

身為A國堂堂第一殺手組織的全能型殺手,敢對她不敬的,墳頭草都三尺高了!

要不是她現在渾身無力,連手都無法抬,她非要她好看!

安雪棠憤憤地腹誹,瞅着地上坑坑窪窪的山地,忽地一滯。

不對,她不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被隊友背叛推下懸崖摔死了嗎?現在怎麼還活着?

驀地,大腦一陣暈眩,一堆不屬於她的記憶強勢灌入腦海。

緩了一會兒,安雪棠直接石化了。

她……竟然穿越了!!!

她不知道這是哪個朝代,從原主的記憶里她只知道她所處的國家叫天霸國,目前屬於戰亂時代。

原主生活在鄉下,這兒還算和平。

說來原主的身世也是夠悽慘的,父親入京考官,十八年來了無音訊。

母親膽小懦弱,天天被婆婆欺負不敢吭聲。

爺奶更不用說了,重男輕女,只喜愛大伯家的兩個小孩,對原主動輒打罵。

大伯一家更是把她當作牲口使,過的連個丫頭都不如……

原主相貌隨了她母親,生的倒是俏媚,十六及笄前後有不少人家上門求娶。

但原主奶奶偏要二十兩的彩禮,人家一聽這天價彩禮無一被嚇跑。

這年頭,一個成熟男勞動力年收入僅二到三兩,誰願意花二十兩娶一個圖有外貌的鄉下丫頭?

所以原主一直被耗到至今,再過一天就要滿十八了。

在這裡,年滿十八未嫁,是要問罪家中長輩的!

於是,為了不被問罪,原主奶奶王氏就想賣了她。

本來準備將她賣給隔壁村四十來歲的鰥夫,可鰥夫上門說親的第二天就突然身亡。

這下,原主又背上了克夫的名聲,無人敢娶。

王氏氣的要死,正想將她賣去隔壁鎮的青樓,偏巧這時候突然有個人上門替哥哥求親,說願意花二十兩銀子讓原主進門。

那人叫雲六,三個月前帶着雙腿殘疾的哥哥來到陵水村。

兩人在山腳下建了座木屋,距離村子比較遠,平時和村民幾乎沒往來。

傳聞,雲六的哥哥身有缺陷,容貌極丑,且性格暴戾又嗜血。

原主一聽要把自己嫁給這樣的殘疾人,寧死不從。

可王氏鐵了心要出手這個賠錢貨,於是給原主灌了猛藥,原主便一命嗚呼了。

再然後......她安雪棠就來了。

唯一巧合的是,原主也叫安雪棠。

整理清楚原主的記憶,安雪棠也終於被扛到了目的地。

她現下身子還很虛弱,所以繼續選擇裝暈。

她不了解這個雲六和他哥哥到底是什麼人,眼下只能以不變應萬變。

「人給你帶來了,趕緊把剩下的銀子給結了!」王氏站在一棟木屋前,不耐地嚷嚷。

雲六面無表情的看着婦人背上的人,將裝了十兩銀子的荷包遞過去。

王氏當即雙眼冒光地拿過荷包,確認銀子數額正確後,直接將肩頭的安雪棠扔在地上:「現在人是你們家的了,是死是活都是你們的事,不帶退貨的!」

說完她就像是怕雲六會反悔一般,頭也不回的跑了。

我靠!

被重重摔在地上的安雪棠,感覺自己的尾椎骨都要摔裂了,心底罵罵咧咧。

該死的王氏,我們仇結大發了,敢這麼摔姑奶奶的你還是第一人!

等我恢復了,第一個拿你開刀!

感覺到自己又被人重新抱起後,安雪棠只能強壓着怒火繼續裝暈。

雲六直接抱着瘦弱的女人進了房。

房中的木床上坐着一名男子。

他穿着灰色的粗布長衫,同色衣扣一絲不苟地繫到最上面一顆,清冷素雅。

他閉着眼,陷在陰影中,雖然看不清外貌,但是骨子裡那與生俱來的矜貴氣場,實在讓人難以忽視。

聽見有人進來,他眉眼依舊沒有一絲波動。

直到雲六將人放到床上,男子才緩緩睜開那雙古井無波的黑眸。

他掃了眼女子,低沉渾厚且富有磁性嗓音響起,「怎麼回事?」

聽到男人的聲音時,安雪棠她睫毛動了動,有些許激動。

蒼天,這是什麼天籟,這男人的嗓音她愛了!

要知道她安雪棠不僅是個顏控還是個超級聲控!

雲六頗感無奈的解釋,「她不願意嫁,被那婦人灌了猛藥後給扛過來的。」

這時,墨雲景突然眯了眯眼,盯着安雪棠的臉,「你還要裝暈到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