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哈!」

天尚蒙蒙亮,靈羽門中別說是弟子,就連那些僕人,都還在熟睡中,不過秦逸卻已經來到修煉場上,在那裡呼哧呼哧的演練拳術了。

秦逸今年十五歲,生得眉清目秀,尤其是一對眸子,如北斗般的明亮,同時卻又不失沉穩。

兩個月前,靈羽門到青水鎮去招收資質好的弟子,秦逸憑着優異的表現,被招收到了這靈羽門中。

靈羽門是名門大派,能進來這裡,秦逸着實光宗耀祖了一把,父母似乎瞬間就年輕了十歲,終日樂呵呵的,坦然接受鎮上那些羨慕的目光。

但是只有秦逸知道,今天的榮耀,是自己用不知道多少個日夜苦練換來的。

「霸王拳!」

秦逸身形矯健,拳頭虎虎生風,有板有眼的演練着霸王拳。

霸王拳,是靈羽門中最基本的一門武學,枯燥無味,平平無奇,不過秦逸卻神色莊重,演練得一絲不苟。

「在青水鎮的時候,我就已經達到了玄道一境,要在短時間內突破二境,基本上沒可能。」秦逸冷靜分析。

其實當初從青水鎮一併招收過來的,還有一名叫柔琴的少女,尚在青水鎮時,柔琴對秦逸十分的不錯,甚至還對他情愫暗生,當得知和秦逸雙雙被入選靈羽門時,柔琴更是心花怒放。

只是來到這靈羽門之後,兩人的關係,卻是疏遠了很多,如今,秦逸甚至有好些日子沒見到她了。

就在昨天,秦逸聽說柔琴已經和一名叫常經雪的內門弟子好上了,據說,那常經雪還十分的優秀,甚至是這靈羽門的重點培養對象。

在青水鎮,秦逸在世人的眼中是個天才,惹少女愛慕很正常,不過來到這靈羽門後,卻幾乎是個墊底的存在。

一個墊底的存在,是沒法和常經雪這樣的優秀弟子比較的!

「喝!」

秦逸雙臂青筋爆鼓,嘴裡怒喝,想起柔琴,他練得越發賣力了,他心中發狠,必須努力,再努力,至少達到常經雪那個級別的存在。

「嘖嘖,這小子,還真是勤奮,這麼早起來演練。」

「再勤奮也是白搭的,外門弟子,只能演練基本拳法,事倍功半!」

隨着天色亮起來,弟子們陸續來到演練場演練,瞧得秦逸在早就在那裡演練,不少惹議論開來,那望向秦逸的目光,充滿了不屑。

秦逸對這些議論充耳不聞,只是專心修煉他的霸王拳。

「哈哈,小子,真早啊!」

一隻大手重重拍在秦逸的肩膀上,將他直接拍了個跟蹌,差點摔倒,幸好他的根基十分紮實,身子晃了晃後還是站穩了。

秦逸穩住身形,回頭,看見一個肉墩似的少年胖子,正囂張的對自己笑着。

「廣永高,你什麼意思?」秦逸有些惱怒的蹙了蹙眉頭。

剛進這靈羽門時,秦逸和廣永高就發生了一些小摩擦,原因是廣永高瞧不起一些新來的弟子,出言諷刺,秦逸不服頂撞。

自此,廣永高便看秦逸十分不順眼,時常找他麻煩,想辦法羞辱他。

「沒什麼意思,見你進步不小,就是想和你切磋切磋。」廣永高的大餅臉上,一臉的挑釁之色。

「哈哈,廣肉墩來了,有好戲看了!」附近的一些弟子當即圍攏過來,幸災樂禍的看着秦逸。

見身邊的弟子越圍越多,廣永高興奮的搓了搓手。侮辱人嘛,旁觀者越多,侮辱起來才會越爽。

「這小子慘了,瞧廣肉墩這身氣息,明顯就已經突破到了玄道二境。」

「嘿嘿,一個玄道一境的菜鳥,在一個玄道二境的高手前面,估計也就能走出十招。」

廣永高雙手叉腰,居高臨下的俯視着秦逸,聽着四周的議論,他感覺今天特別的風光,特別的霸氣,一會兒他將眼前這小子干倒的時候,四周的人,一定會為他喝彩的。

「十招?」廣永高搖了搖頭,大餅似的臉上充滿了強大的自信,咂了咂嘴,「嘖嘖,三招,足以!」

三招足以!

四周的人,頓時一片譁然,不過看廣永高那胖軀上透發出來的霸氣,倒是沒有人懷疑。

「三招?」

秦逸的心中,被狠狠地抽了一下。

若是十招打敗自己,是有可能的,但是三招,那明擺着就是侮辱!

秦逸很快冷靜下來,他很清楚,廣永高這是純粹在侮辱自己,就算到時候他三招打不敗自己,也不會放過自己的,這麼多人圍觀,他絕對不會錯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

「改天再與你切磋,今天修煉累了。」秦逸絲毫不受廣永高的挑釁,轉身就走。

沒想到秦逸居然不理會廣永高的挑釁,眾人不由愣住了,這小子,倒是不莽撞。

望着少年羸弱的背影,廣永高的眼中,掠過一抹兇狠:「好,小子,改天就改天,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能與我好好切磋切磋!」

秦逸蹙眉,廣永高這肉墩,看來是鐵了心不放過自己了。

「現在他的修為已經突破到玄道二境,我要與他一斗,也必須突破到二境才成……」

秦逸一邊往家裡走,一邊在心裡思忖,不由有幾分苦澀,他知道廣永高是個言出必行的人,下次相遇,他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自己要在短期內突破二境,根本沒可能!

「逸兒,你回來了。這麼早就起來練功,一定餓壞了吧,快來吃飯。」

剛回到家裡,母親鄔蘭纖便迎了上來,一臉的慈愛,將他安頓在飯桌旁。

秦逸入選靈羽門,父母也跟着占了光,隨着他一起住了進來,當時還不知道羨煞了多少鎮上的人。

只是現在,秦逸的心中有些慚愧,自己在這師門中的表現,還真是差強人意,讓父母他們失望了。

「爹娘,你們怎麼了?」秦逸吃着母親做的飯,抬頭見父母雙雙立在那裡,臉色有些難看,不由奇道。

秦逸的父母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他父親秦牧開了口:「逸兒,一個月後就是師門武會了,師門的規定是,無法參加師門武會的外門弟子,將被遣送回去。所以……就在今天中午,師門已經有長老前來,通知我們做好被遣送的準備。」

說完,秦牧重重的嘆了口氣。

「什麼?」秦逸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