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和池遇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的時候,正好是情人節。

結婚窗口排着長長的隊伍,倒是離婚窗口這邊沒什麼人。

顧念站在不遠處看了一會,頗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這樣也好,不用排隊了。

這日子選的沒錯。

池遇是過了一會才來的,進來顧念就看見他了。

顧念稍微有些得意。

雖然離婚不是自己提的,但是自己沒糾纏,反而在辦手續的時候這麼積極。

怎麼看,自己都是不丟面子的。

池遇朝着顧念過來,有些不自覺的蹙了一下眉頭,「來多久了。」

顧念笑了笑,「好半天了,沒想到你遲到了。」

池遇唔了一下,「剛才有個臨時會議,耽誤了一些時間。」

顧念點點頭,「那走吧,窗口那邊沒什麼人。」

離婚協議這些,兩個人都簽好了。

池遇對顧念很是大方,錢給的足,公司股份還分了她一些。

還有一些房產,也都歸到她的名下了。

因為雙方沒有孩子,財產分割也沒有異議。

所以離婚手續辦下來的很快。

等着結婚證被收走,離婚證發到手裡。

顧念低頭看了半天,神情終於控住不住的有些恍惚起來。

這麼快就離婚了。

和當時領結婚證的時候一樣,刷刷刷,幾分鐘就辦好了。

只是,結婚離婚容易,相愛太難了。

池遇不愛她,這個顧念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才在池遇提出離婚的時候,只愣怔了一下就答應了。

不愛自己的人,抓在手裡也沒用。

她向來不是喜歡糾纏的人。

池遇也拿着離婚證看了半天。

然後他先站起來,轉身對着顧念,「中午了,一起吃個飯吧。」

顧念緩了一下,馬上就換上了笑臉,「行啊,是該吃一頓散夥飯的。」

池遇盯着她深深地看了一下,轉身朝着外邊走。

顧念吐了一口氣出來,這才起身跟着出去。

兩個人去了不遠處一家五星餐廳。

別說,這頓散夥飯還挺正式。

顧念心裡不舒服,不想從面上表達出來,但是別的途徑還是可以的。

所以拿了菜單之後,她只盯着價格看。

她說,「是你請客吧。」

對面的池遇低頭拿出煙盒,抽了一支出來,「分你那麼多錢,你連這一頓飯還這麼計較。」

顧念哼笑,「自然要計較,我沒工作,沒手藝,沒有來錢的渠道,自然要省着花。」

池遇把煙叼在嘴上,「給你的股份,每個月的分紅,足夠你花了。」

顧念抬頭看着池遇,「你就說這頓是不是你請。」

池遇翹了一下嘴角,「我請。」

說完他挑眉,「介意麼?」

問的是他抽煙的事情。

顧念視線落在池遇叼着的煙上。

從前池遇從來不在自己面前抽煙的。

這男人角色轉化的可真快,剛離婚,這態度就變了。

她重新把視線落在菜單上,「不介意。」

說完後,顧念就轉頭對着服務員,「這一些,最貴的這些,全都要。」

服務員一愣,「這麼多,確定都要?」

對面的池遇正拿着打火機點煙,看都沒看顧念點的是什麼,直接開口,「都要,去準備吧。」

服務員尷尬的笑了笑,「好的,請稍等。」

池遇點燃了煙,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吐出煙圈。

他看着顧念,好一會才說,「你到現在都沒問我,為什麼要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