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

慕安歌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大火炙烤着,體內翻滾的熱浪,讓她難受的不可名狀。

昏暗的房間,痴纏的兩人,粗重的喘息,就連房間的溫度都在節節攀升。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姓甚名誰,也不知道是怎麼進來的這個房間,滿腦子都是另一幅交疊在一起的畫面。

一滴滾燙的淚,就這麼猝不及防的落了下來。

今天她生日,她本來是過來赴她未婚夫陳海峰的約,卻沒想到,包間門沒鎖,讓她撞見了他與自己妹妹慕雲蕊的苟且之事。

她好恨。

那一刻,她想的不是把他們分開,用自己僅剩的尊嚴去撒潑質問,而是想要以其之道還施彼身。她想要報復,瘋狂的報復。

就像這樣,大家誰也不欠誰的,好像這樣她就能好受那麼一點點似的……

卻沒想到一次中獎。

兩個月後,她懷孕的消息不脛而走。

慕雲蕊故意驚詫道:「姐,這孩子都八周了?那時候你跟海峰哥還沒分手吧?原來你那麼早就已經出軌了?你這麼做對得起海峰哥嗎?」

慕安歌看着慕雲蕊,冷笑:「你要點臉吧!」

當初為了顧全彼此的臉面,她只提了分手,沒把他們做的那些噁心事說出來,倒沒想到她這麼不要臉,還敢再提。

「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跟海峰哥從來沒在一起過,現在卻有了孩子,咱們到底是誰不要臉?」慕雲蕊理直氣壯。

慕安歌氣憤道:「你!我們沒在一起過,也不是你爬上我未婚夫床的理由!」

慕雲蕊眼中快速閃過一抹心虛,她沒想到慕安歌居然當着爸爸的面把真相說了出來。

她指着慕安歌,拔高了音調:

「你少在那胡說八道!你別自己不檢點,就把別人想的跟你一樣!那晚你一夜未歸,第二天就跟海峰哥退了婚。我是為了兩家能夠順利聯姻,才代替你答應跟海峰哥在一起的,你就算不理解我的苦衷,也不能這樣冤枉我啊?」

她邊哭邊說,聲淚俱下。

坐在一邊的繼母李雯攬過慕雲蕊,也不悅的開了口:「安歌呀,你說話可要講證據啊!你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可你妹妹還小,你這麼污衊她,讓她以後怎麼做人?」

慕安歌怒極反笑:「我親眼看見他們兩個鬼混在一起,還要我給你們找監控嗎?」

「啪——」

她的話音剛落下,臉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讓她半張臉都是麻的。

慕安歌捂着臉,難以置信地看向打她的男人:「爸,你打我?」

「你妹妹是為這家才犧牲這麼多,倒是你自己出去鬼混搞大了肚子,鬧的人盡皆知!你還好意思說你妹妹?我的老臉都被你丟光了,慕安歌我告訴你,趕緊去把孩子打掉,否則你就給我滾出慕家!」

慕振國表情兇狠,字字誅心。

慕安歌呼吸一窒,這是她的爸爸,把她從小捧為掌上明珠的爸爸!

可自從媽媽過世,那對母女登門,她爸爸就成了別人的了,這個家,也不再是她的家了!

她眼眶灼熱,鼻尖發酸,聲音卻異常堅定:「我是不會打掉孩子的。」

「你居然還想留着這個野種?」慕振國怒問。

慕安歌一字一句道:「這是我的孩子。」

「那你就跟你的孩子一起滾出慕家!從今以後,我就當沒有過你這個女兒,給我滾!」慕振國手指着門口的方向,氣急敗壞的喊道。

慕安歌看了眼慕振國,又看了眼在沙發上幸災樂禍的母女倆,隨後冷漠轉身,走的毅然決然。

「欸,爸爸,你不要真的趕走姐姐啊……姐,你別走,等等我。」

慕雲蕊忽然換上一副着急的嘴臉追了出去。

到了院子中間,只剩下姐妹兩人。

慕雲蕊也不在偽裝,得意出聲:「你不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嗎?」

慕安歌頓住腳步,眯眼:「那個男人是你早就設計好的?」

慕雲蕊猖狂的笑了幾聲:「哈哈哈,還不傻嘛,為了讓你體驗當女人的樂趣,我可是煞費苦心,花了我一萬塊錢呢!就是天橋底下那個要飯的乞丐,知道吧?他一聽還有這好事頓時樂壞了,我怕他伺候不好你,就在你那杯酒里加了點好東西,怎麼樣?姐姐用的可好?」

慕安歌聞言雙手握緊,狠狠地瞪着她:「我就沒見過你這麼噁心的人!偷我的男人,霸占我的爸爸,在我的家裡還不消停!是不是我的忍讓讓你產生了什麼誤會,以為我是很好說話的人?」

說完,她朝着慕雲蕊的臉上打了過去!

一連兩個耳光扇的慕雲蕊直接摔到在地,慕安歌卻還不解恨,揪着她的頭髮一把給她拽了過來!

「我今天就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

她是真氣瘋了,那一刻她恨不得弄死她!

然而,就在她跟慕雲蕊撕扯之際,忽然有人從背後一個大力的拉扯,讓她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後倒去!

在倒地之前,她下意識地用手抱住肚子。

慕安歌心有餘悸,幸好是屁股先着地,剛剛差一點摔到孩子。

慕振國怒吼,「你在幹什麼?」

慕安歌眼中一閃而逝的失望,她都不敢相信,剛剛把她摔出去的男人是她的爸爸,她還懷有身孕啊。

「爸,這個家若有她們娘倆在,就別想消停了。」

慕振國陰沉着一張臉,怒道:「是有你在,這個家才不消停。」

慕雲蕊見狀急忙撲到慕振國懷裡,委屈哭訴:「爸爸,我就是想幫你留下姐姐,但姐姐不理解我,還說我搶了海峰哥,說我和媽媽搶了你,霸占了慕家,讓我和媽媽滾。」

慕振國輕撫着慕雲蕊的後背,安慰,「你是我的女兒,你媽媽也是我明媒正娶的,我看誰敢趕你們走?」

他看着慕安歌,意有所指道。

慕安歌看着窩在她爸爸懷裡笑的得意的慕雲蕊,心忽然間就涼了,一股濃重的酸澀湧進眼眶,她深深提了口氣,輕聲的問:「爸,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女兒?」

慕振國聞言愣住,看着她那雙受傷的眼,卻也只是張了張嘴。

慕安歌無聲的勾起嘴角,似嘲似諷,她艱難在地上起身,扶着肚子一步一步朝着門外走去。

這個家,再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