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曉蝶睜開眼,瞬間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

床上、地上,到處是撕爛的衣服,而她身上卻空無一物。

微微一動,渾身就是散架般的疼……

不用猜,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僵硬地轉頭,身邊躺着一個熟睡的男人。

看清他的模樣,莫曉蝶差點驚叫出聲。

陸晨旭,未來陸氏集團的掌權人,華大的校草男神……

斷斷續續的回憶湧入腦海。

她昨天好像喝多了,然後在酒店房間門口遇到了男神,再然後他直接把她拉進房間……

天吶!她到底做了什麼?她竟然和高嶺之花陸晨旭那啥了!

要是被那些愛慕他的妹子知道,自己恐怕要死無全屍了!

趁着對方沒醒,莫曉蝶連忙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跑出去……

才踏出房門,一隻大掌捂住她的口鼻,隨即整個人就失去了意識。

等她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艘遊艇上,眼前坐着盧氏集團的千金——盧欣欣,也是華大的校花。

見到她,莫曉蝶心底不禁升起不詳的預感。

下一秒,頭髮被狠狠揪起。

「啊!」莫曉蝶被迫仰着頭,痛呼了一聲,「學姐,你要幹什麼!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抓我來這裡?」

「無冤無仇?」盧欣欣嬌美的臉上滿是扭曲的妒意,「莫曉蝶,你不知道陸晨旭是我的人嗎?你竟然敢勾引他!也不看看你的樣子!」

她苦心謀劃了這麼久,終於在今天找到機會給陸晨旭下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這個醜八怪搶去了!

如果不是她,今晚和陸晨旭在一起的人就是自己!

「我——」腦海中浮現出那旖旎的畫面,莫曉蝶臉色一紅。

「賤人!」看到她這嬌羞的模樣,盧欣欣別提有多恨了,「把她給我丟下船!」

看着床邊翻滾的江水,莫曉蝶臉色一白:「學姐,你這是謀殺!我和陸晨旭是意外,我根本不知道他在那……」

「晨旭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盧欣欣所有的理智都被妒火占據,指揮着保鏢,「抓緊動手!」

「是,小姐。」

「學姐,你不能這樣!放開我……啊!」

「噗通」一聲,莫曉蝶被丟進水中。

看着滔滔江水,盧欣欣嘴角勾起了一抹報復的暢快。

這裡可是水流最急的長江,就算莫曉蝶水性再好,也難逃一死!

莫曉蝶,這都是你自找的,誰讓你搶了本該屬於的一切!

九個月後。

經濟閉塞的山區農村,村子最北邊一處不起眼的民房內,一聲接着一聲的嬰兒啼哭響起。

「啊!痛——」莫曉蝶臉色蒼白的躺在破舊的木板床上,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剛出生的孩子被一個個抱走,卻無能為力。

「孩子,我的孩子……」

「啊!」

「快,還有孩子!」一旁的葉蘭蘭看着剛出生的孩子,眼底滿是貪婪的光。

一陣陣的劇痛加之生產的疲憊,讓莫曉蝶再也支撐不住地昏迷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身邊空蕩蕩的只有滿身的血水。

「砰——」

大門被推開,葉蘭蘭走進來,居高臨下地看着她道:「莫曉蝶,沒想到你還有點用處啊。竟然一下子生了九個孩子,讓我賣了個好價錢……」

「賣了?你把我的孩子都賣了!」強撐着虛弱的身子,莫曉蝶起身抓住葉蘭蘭的手,撕心裂肺地道,「那是我的孩子!你把他們還給我,你要多少錢,我給你!」

九個月前,她被盧欣欣丟進長江,在她即將淹死的時候被葉蘭蘭的父母救了起來。

從此,她的噩夢就開始了……

葉蘭蘭厭惡地甩開她:「我已經被國外的一所大學錄取了,你能給我一百萬的學費嗎?」

「一百萬?」莫曉蝶沒想到她竟然獅子大開口。

葉蘭蘭冷笑了一聲,蹲在她身旁,用力拍了拍她的臉:「當初我爸媽救下你就是為了給哥哥娶媳婦的,沒想到你這個醜八怪竟然還懷了孕?不過幸好你能生,雖然最虛弱的兩個斷了氣,剩下的七個還是賣了個好價錢,不枉在我們家白吃白住這麼長時間。」

大寶和小寶死了?

不可能!她明明聽到他們的哭聲了,明明他們昨天還好好的,只是虛弱而已。

「你把寶寶還給我!」莫曉蝶突然發怒,低頭用力撞向葉蘭蘭。

葉蘭蘭猝不及防,結實的摔在了地上。

身上的疼痛讓她瞬間火冒三丈,抄起一旁的雞毛撣照着莫曉蝶就打了起來。

「你個賤人,竟然敢撞我,我這就送你去見那兩個野種!」

莫曉蝶抱着頭,四處躲藏,卻怎麼也躲不開。

本就虛弱至極的身子哪受得住這麼打,沒多久,便奄奄一息倒地不起了。

「晦氣。」葉蘭蘭丟掉雞毛撣,喚來幾個人,「把她丟去後山,和那兩個野種埋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