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說完猛地將手甩向身後,下巴上揚,大有逐客的意思。

王一洲和周長春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前者怒目圓睜道:「江尚,江炎是你親孫子,不管你們江家是否參與了這起惡性殺人事件,江家都難辭其咎!聽你的口氣,好像我們王家應該向你們江家低頭似的,你白日做夢!」

王一洲也氣急了,有點喘不上氣的樣子,周長春忙道:「王老哥,消消氣,彆氣壞了身子。」

王一洲陰冷的目光掃視着江家所有人,擲地有聲地大聲說:「這件事沒完,王家定與江家不死不休!張局長,接下來怎麼做,你也該表個態了,倘若你不敢管這件事,那我就找魔都市長,如果市長管不了這件事,我就去京城告御狀!就算豁上我這條老命,也得為我慘死的孫兒討個說法!哼!」

王一洲手握拐杖,狠狠地撞擊地面,說完冷哼一聲,轉身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