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旬,烈日炎炎!

濱海市國際機場。

一架私人客機緩緩降落。

數十名西裝革履,戴着墨鏡的保鏢率先走出飛機,而後負手站於兩旁,巍然不動!

緊接着,艙門前走出一個身穿廉價休閒裝的青年。

他約莫二十四五,身高一米八,留着短寸頭,外貌清秀,眼神剛毅!

「十五年了!」

「濱海市,我葉天又回來了!」

葉天站在艙門,看着蔚藍的天空,半眯着的雙眼閃過一抹寒意。

十五年前,濱海市四大家族各據一方,井水不犯河水!

一張藏寶圖的出現,導致四大家族徹底決裂。

四大家族最為鼎盛的葉家,在那場風波中慘遭滅門。

當時的葉天,年僅八歲!

父母為了掩護他逃離,引爆葉家地下室里的自爆裝置。

那一夜,火光染紅了半個濱海市!

葉天閉目仰頭,任憑熾熱的陽光灑在他那清秀的臉龐上:「或許我該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我也不可能學會這一身通天本領!」

逃出濱海的葉天,鑽進深山,忍飢挨餓,險些被一群豺狼吃掉。

是一個拾荒的老頭兒收養了他。

老頭兒孤身一人,卻有着一身不俗的本領。

十五年的時間,他已經學會了老頭兒所有的本領。

就在葉天回憶往事的時候,一輛金色勞斯萊斯開進了機場。

一名穿着白色連衣裙的美女從車中走出。

一雙如同黑寶石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星辰。

淡薄的紅唇,如盛開的玫瑰花。

她貌美膚白,纖腰長腿,即便是一線大明星,見了她也只會自慚形穢。

美女身後還跟着一名穿着唐裝的中年人。

中年人神采奕奕,眼角的餘光時不時看向周圍。

美女面無表情的打量着艙門前的葉天,清冷的問道:「曹叔,你確定這就是爸爸花三百萬請來的神醫?」

她叫林清雪,是濱海市首富林中原的女兒。

三年前,林中原的父親林業老爺子突然中風。

從此神志不清,大小便不能自理。

大大小小的醫院進了數百家,各種名醫更是請了不計其數。

但老爺子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

原本林家上下已經開始給老爺子準備後事,可老爺子又突然清醒了一會兒。

他告訴林中原,東洲武夷山,隱居一神醫,專治疑難雜症!

林中原是個大孝子,即便父親說的話可信度不高,但他還是決定試一試。

他去了東洲,徒步鑽進武夷山,用了整整三天時間才找到一個茅草屋。

在茅草屋外面,他跪了兩天。

直到快暈過去的時候,才走出來一個拄着拐杖的老頭兒。

原本老頭兒沒打算出手,但一聽是林家人,又改變了主意。

並承諾五天內會去濱海治好老爺子的病。

回到濱海後,林中原立即安排了私人飛機前往東洲機場,隨時準備迎接神醫。

眼看已經過去三天了,那邊一直沒信兒。

終於,今天東洲機場傳來消息,那架私人飛機起飛了,而且來人是從武夷山下來的。

林中原一大早就讓女兒林清雪親自接機,林清雪心中百般不願,但還是架不住父親的威嚴。

為了迎接神醫,她還特意取消了今天的所有航班。

沒想到接到的是一個看起來年紀和她差不多的男人。

那些江湖神醫,哪個不是滿頭白髮,德高望重的名醫?

這麼年輕,人體穴位經絡能認得全不?

雖然心裡鄙夷,但林清雪還是露出一抹微笑。

作為林氏集團總裁,逢場作戲是信手拈來。

曹坤微笑着應道:「小姐,人不可貌相,沒準兒這人是那神醫的徒弟呢?」

林清雪心底冷笑,不過為了爺爺的病,她還是忍住了!

葉天背着雙手走來,林青雪眼底划過一抹濃濃的不屑。

就這樣子,還神醫呢?

和市井無賴有什麼區別?

曹坤再次向林清雪投去無奈的眼神。

林清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清冷的問道:「你就是我爸爸花三百萬請來的神醫?」

葉天淡淡的瞥了一眼林清雪,而後徑直坐進勞斯萊斯后座!

本想先去看看大舅,沒想到林家的人來得這麼及時!

然而,葉天的淡然,卻是讓林清雪瞪大了眼睛!

曹坤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已經坐進車裡,正閉目養神的葉天。

堂堂林氏集團總裁,濱海首富林中原的獨生女,居然被無視了?

曹坤一臉訕笑的走到車窗前:「神醫,這是林小姐,林氏集團的執行總裁!」

林清雪微微揚起下巴,似乎在等待葉天的巴結。

但葉天只是象徵性的點了點頭,甚至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這高高在上的模樣,徹底激怒了林清雪。

上大學的時候,她是名校的校花,收到的情書都能裝滿一屋子。

如今是現任林氏集團總裁,更是成為圈子裡人盡皆知的女神,前來求婚的人可以排一條街。

誰人見了她不得卑躬屈膝的巴結一番?

就連以前那些著名的醫療專家,名醫對她都是恭敬有加!

而今天,她連續遭受到兩次無視。

林清雪怒不可揭,正欲發作的時候,電話卻響了。

是她爸爸林中原打來的。

林清雪壓制住滿腔怒火,憤憤不平的接了電話。

「小雪啊,接到神醫了嗎?」

「人是接到了,但他絕對不是神醫?」

「什麼意思?」

「他才二十來歲,就算從娘胎開始學醫術,也才學了二十幾年啊!」

電話那頭的林中原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當初老神醫說會給林業治病,但沒說會親自出手。

可那天他除了看見老神醫,也沒看見還有其他人啊!

沉默片刻後,林中原說道:「你先把人帶回來,千萬不要得罪了他!」

「我知道了!」

林清雪氣呼呼的掛斷電話,隨即坐進副駕駛的位置。

曹坤開車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因車速快了或是慢了而惹怒了小姐。

小姐可是林家出了名的暴脾氣,林氏集團上下沒人不怕她的。

集團一名生產總監,就是因為說錯了一句話被小姐解僱的。

然而,就在曹坤心情極度緊張的時候,葉天卻是慢條斯理的說了一句話。

「內分泌紊亂,少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