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蘇蘇使勁的點點頭。

「親我一個,我就告訴你!」葉龍象把臉湊了過去。

「哎呀,葉哥哥,你耍流氓!」趙蘇蘇輕啐一口,但實在難掩心中好奇,臉頰微紅道,「葉哥哥,那你要說話算數哦。」

微微猶豫後,把小手別在背後,身軀前傾。

胸前的弧度,更是驚人。

葉龍象狠狠咽了口唾沫,準備享受少女的香吻。

「給我住手……不是,是住嘴!」一聲怒吼傳來。

「啊!爺爺!」趙蘇蘇轉頭一看,像受驚的小兔子般跳開,臉頰通紅。

「光天化日,成何體統!」趙友臣老臉陰沉。

「爺爺,我們鬧着玩呢……。」趙蘇蘇解釋道。

「這是能鬧着玩的嗎?女孩子家,不懂得矜持點!」趙友臣氣不打一處來,「還不給我回去!」

趙蘇蘇撅了撅小嘴,十分委屈,但還是乖乖的走開了。

「葉龍象,老子讓你來軍區大院修養,你就是這麼修養的?」趙友臣瞪道。

「哎呀老頭子,別急眼嘛,我就跟蘇蘇開個玩笑。再說了,你以前不是常說要把蘇蘇介紹給我做老婆嘛……。」葉龍象咧咧嘴,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我呸,人家文工團都投訴到我這來了,說你作風不正,臉都讓你丟盡了!」趙友臣罵道。

葉龍象聳了聳肩膀:「泡自己的妞,讓別人說去吧。」

「你……。」趙友臣氣得夠嗆,「真是朽木不可雕,爛泥巴扶不上牆,跟我去辦公室!」

「誒,思想教育就得了吧,不管用!」葉龍象掏了掏耳朵。

「說正事!」趙友臣蹦出三個字。

葉龍象皺了皺眉頭,跟了上去。

首長辦公室,趙友臣背着雙手,問道:「最近傷勢恢復的怎麼樣?」

「老樣子。」葉龍象點了根煙,坐在了沙發上。

「就沒點長進?」

「沒有。」

「那就重回戰場,練出來!」

「我已經說的很明白,我不想再回去了。」葉龍象搖了搖頭。

趙友臣還想繼續勸導,但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好吧,不願回去,我也不強求。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

啪!

一份檔案袋仍在桌子上。

「陳鋒有個女兒,在老家月城!」

「你說什麼?!」聽到這句話,葉龍象整個人像觸電一樣站起來。

「他的妻子難產而死,現在,女兒由他妻子的妹妹,楊寧雪帶着。」趙友臣嘆氣道,「孤兒寡母的,不容易,我擔心有人對她們不利。既然你不想留在軍區大院,那就去月城,照顧她們吧。」

葉龍象神色激動,帶着一股怒意:「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早說!」

「這件事,怪我。」趙友臣沉吟道,「當初收到來信,正趕上你們去邊境執行任務,我怕產生影響,想等你們回來再說。但是我沒想到,上面下達三連任務,你們一去就是一年,更沒想到,會發生那種意外……。」

葉龍象緊緊的捏着拳頭,臉上的玩世不恭,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悲憤與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