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就準備出去,王琳冷笑了一聲說道:「看來阿月這個人,還是那麼會做人啊,居然找了一個這麼不怕死的手下,真是厲害啊,不過阿月的厲害之處,可遠遠不止這麼一點。」

二狗聽完之後看着王琳說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琳站起來雙手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感覺你這個人很可笑,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擔心她的死活?你應該擔心你自己的死活,剛才你要是出去了,那麼現在你早就已經躺在地上不會動了。」

二狗有些着急的說道:「那你說這些有什麼用,現在阿月生死未卜,你居然說這樣的話!」

王琳雙休抱胸冷笑這說道:「放心,阿月的命,比你硬的多,她肯定是已經找到了安全的地方,你現在要擔心的是你自己的事情。」